《別跑!王妃你的案子還沒破》[別跑!王妃你的案子還沒破] - 第七章 你們去吧

這很明顯,袁湘是熟人作案,而且不是一般的熟人。

「心臟在右邊?這世上真有這樣的人嗎?」郭友道終於忍不住往前湊了過來。

許萇楚搖了搖頭:「我曾在醫術奇談上也見過這樣的例子,書上說出現一個這樣的例子幾率非常低。」

「她還在義莊」李霽珩不緊不慢,像是不經意提起,他知道她在想什麼。

「那還等什麼?我們趕緊過去啊。」聽到這個,郭友道興奮不已,轉身就去找他的工具包了。

打小他便喜歡往義莊跑,導致他沒少被大家嘲笑,甚至有些玩伴還因此遠離他,堂堂大理寺丞的兒子,竟然喜歡和這些玩意兒打交道。

這麼多年來,只有李霽珩從來沒有說過他奇怪。

「這幾個呢?」許萇楚指着另外幾份宗卷。

「由於間隔時間長,已經燒毀了,袁湘是前天剛打撈上來的,如果沒猜錯,應該很快,另外一個也會浮出來了。」李霽珩思索片刻,緩緩道。

看來他對這個案子已經是有一些自己的判斷了。

郭友道出來,說到要去義莊時,李霽珩抬頭,看向了別處。

許萇楚見狀,想了想從井裡撈上來,又已經過了幾天,便也跟着假裝沒看到郭友道,低頭看宗卷,這事兒,讓郭友道一個人去就行了。

見兩人不做聲,郭友道急了:「你們還愣着幹嘛?走啊。」

「你們去吧,我還有要事。」他沒有正眼瞧郭友道,隨後淡淡轉過頭,看着許萇楚,暗示她和郭友道兩人一同前去。

「看……看我幹啥,我還要……」還沒等許萇楚反駁,郭友道已經迫不及待的拉着許萇楚往外走了。

「李霽珩,喂!」

李霽珩一人在大殿里看着兩人離開的背影,眼裡還有些慶幸,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小孩。

許萇楚就知道,他故意的。

義莊里,郭友道熟練的拿出工具箱,順帶遞給了許萇楚一個面巾,自己則帶上手套,舉着手在周圍觀察着,似乎在想從哪裡下第一刀。

「薑片在箱子里有」郭友道看着她不情願的樣子,害怕她靠近之後吐在屍身上就不好了,他還要解剖呢。

近來梅雨季節,袁湘又是從井裡撈出,屍身已經腐爛發臭,身體里也隱隱約約看得到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許萇楚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李霽珩對來看這個屍身時眼裡的異樣目光,呃……是有那麼一點……

「看看死前有沒有中毒,或者服用過什麼特別藥物嗎?」

郭友道點了點頭,從工具箱拿出一枚銀釵,從她喉嚨慢慢探入,然後用熱糟從袁湘下腹開始敷洗,逐漸向上,使熱氣透入屍腹。

奈何屍身已經被泡發得嚴重,這一過程着實花了他不少時間。

看着銀釵顏色不變,許萇楚皺着眉頭:「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可以下刀了嗎?」郭友道着實是好奇,這世上竟真的有心長在右邊的人?

很快,郭友道便駕輕就熟的剖開了屍身的傷口,也用手指比划了一下,再根據泡發程度推測,她確實是被一根細長的東西插入心臟,一刀斃命,深度剛好在心臟三分之二處。

再根據這個長度推測:「那兇器應該有這麼長。」

許萇楚用手比划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