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影帝的愛哭包她又在哭唧唧!》[病嬌影帝的愛哭包她又在哭唧唧!] - 第6章 錄製結束

他四處張望,都沒看見宋硯之熟悉的身影。

兩人現在是在叢林當中,樹木遮天蔽日,進來也是想着能不能找到點什麼有用的東西。

他不就走了下神嗎?這傢伙怎麼就不見了?顧修有點心力交瘁,昨晚本來就沒睡好,這下子心跳就有點快。

「宋硯之!宋硯之!」顧修大聲呼喊,但在樹木茂密的叢林里,聲音的傳播被減弱了許多。

顧修邊走邊喊,還要注意不被腳下胡亂生長的樹根絆倒,一時間,更是覺得這傢伙有點煩人,好好跟在後面也不會嗎?

往回走了會,就聽見虛弱的回應:「顧修,我在這!」

顧修連忙循着聲音的方向跑去,就看見宋硯之整個人掉進了一個大坑裡,深兩米左右,也不知道哪個缺德鬼挖的。

節目組:……

顧修罵道:「你眼睛用來出氣的嗎?走路不知道看路啊?有沒有摔到哪裡?這才第二天,你就已經摔了兩次了!」

「你真牛逼!宋硯之,你說說你還能幹點啥吧!走路走路摔跤,割茅草割茅草起水泡!」

宋硯之好委屈,但不敢吭聲,扁着張嘴,眼睛紅彤彤的,活像是一隻紅眼兔,長耳無精打採的垂了下來。

彷彿下一秒就要哭出來,我都摔的這麼慘了,你還要罵我,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嗎!!!

而且我掉下來的時候都喊了好多聲你名字,你自己不知道在幹嘛,還越走越遠,明明我才應該罵你好不好!!

小宋委屈,但小宋不說……

顧修跑去找工具,看見一旁的大樹上吊著干藤蔓,想去扯,發現扯不斷,又跑回大坑問道:「宋硯之,軍刀在不在?手還能不能動?把刀扔上來!」

這一瞬間,宋硯之在想,他不會不想救我,只想要我的軍刀吧……嗚嗚嗚,我果然是個工具人,我好慘……

但她還是忍着疼痛,把別在褲子里的軍刀扔了上去。

顧修拿着軍刀就跑,當然是跑去割藤蔓。

他將這一長條的藤蔓都割了下來,一端綁在大樹上,另一端綁在自己腰上,扯了扯,很結實。

顧修就藉著藤蔓的力道,雙腿撐在坑壁,一點點下到坑底。

看見顧修下來的時候,宋硯之簡直感動的想哭,眼淚刷刷刷的就流了下來,哽咽道:「顧……顧修……」

顧修無奈,這時候也不好罵她,只好安慰道:「別哭了別哭了,待會就帶你上去,身上疼嗎?」

宋硯之抹抹眼淚,感受了下,搖搖頭,其實也就是屁股比較疼,其他地方還好,她沒用手撐,不然可能會骨折。

顧修將綁在自己腰上的藤蔓解開,把自己和宋硯之綁在一起。

雙手抓在藤蔓上,用力的扯了扯,這藤蔓很粗,有成人手臂大小,還是很結實的。

他將宋硯之背在後面,雙手青筋暴起,抓住藤蔓,腿上也不敢放鬆,生怕一放鬆又掉回坑裡。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兩人終於爬了上來,幸虧平時顧修沒有疏於鍛煉,不然換個瘦弱的男人,指定爬不上來。

兩人躺倒在地,喘着粗氣。

宋硯之望着頭頂的樹木,它們相互遮掩,卻也能看見藍色的天空,「顧修,謝謝你!」

就算你不喜歡我,可能還有點討厭煩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