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二叔的愛情之路》[兵王二叔的愛情之路] - 第5章 上了視頻熱搜

於是他出於本能的反應便做出了之前的過激行為了,而女孩在看着自己心愛的手機被搶走後,也是啊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先生,你別激動,這樣會吵着其他旅客,您先把手機還給乘客好嗎?我們會制止她這樣不禮貌的行為的?要不我去給您拿一條毛巾來先擦一下好不好?」空姐一邊安撫駱養性一邊也隨即把他手中高舉着的手機接過來還給了小姑娘。

「再多拿些吃的喝的來,丫的一個座位好幾萬和搶錢有什麼區別!還有你哭什麼,要哭一邊哭去……」腦子還沒完全清醒的駱大牛看到小姑娘拿回自己的手機後,依然委屈巴巴的高舉着手機往自己臉上湊時,便再次原地暴起想要衝過去搶奪,好在空姐及時格擋在兩人的中間這才沒造成大的影響。

「先生,您冷靜一下,我會制止她拍您的,飛機馬上起飛了,為了您的安全請先坐回去好嗎?」空姐說完也是立馬轉身和小姑娘溝通起來,但是小姑娘被駱養性嚇早已經縮在座位上哭的泣不成聲。

在空姐的安撫下雖然很配合的放下手機,也沒有多說什麼,可她握着手機的那雙手卻一刻都沒有停止的在手機屏幕上滑動着,好一會後才關機,帶上眼罩止住了哭腔。

反觀駱養性在空姐拿了一大堆的東西吃喝了兩個多小時,還是感覺有點虧,不過在這兩個多小時中他也是一直在關注着臨座女生的行為,眼見小姑娘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樣,只是因為好奇才拿手機拍攝時,他也慢慢意識到自己剛剛有些神經過敏。

於是下了飛機後便一路跟從女生到了出站口,想着找個合適的機會紳士一回和人家道個歉啥的,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人剛湊上去還沒等開口說一句話。

那丫頭就又跟八卦記者似的突然轉身舉着手機朝他一頓亂照,然後扭身便鑽到人群中跑的沒了影。

而女生這樣奇怪的行為也是搞得駱養性站在那裡有點手足無措的尷尬起來。「我草,有病吧,拍照還拍上癮了,不會真把老子當成什麼變態跟蹤狂了吧!」

一番自嘲後,駱養性只好無奈的搖搖頭趕緊走出機場,而時隔六七年自己再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裡後,他總感覺心裏少了點什麼,可等冷靜下來摸摸口袋才發現原來自己少的不是什麼特別的的,而是至關重要的銀子。

於是他老人家暗嘆一聲後,便突然有點懷念起那些年在紅龍監獄裏衣食無憂的日子來了,隨即找了個吸煙處默默的吞雲吐霧起來,畢竟此刻他身上除了幾兩張小海給的十塊人民的幣外就再也找不出多餘的一個鋼鏰來了。

不過窮的連手機都沒有的駱養性此刻恐怕連做夢也想不到,就在他下飛機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經成了各大短視頻網站的熱搜對象。

逗比視頻更是以上百萬條熱評將他頂到了熱搜榜第一,此外小姑娘作為視頻播發者,下飛機後陸續追加的幾條熱評也是把他駱養性再次推到了風口浪尖,因為標題赫然是《頭等艙旅客跟蹤尾隨報復純情小姑娘》。

當然離開S市整整十年的駱養性在乘坐機場大巴回到市中心的第一時間便是四處轉悠,感嘆一下祖國變化之快,因為城市的改變從未因為某個人的猥瑣發育而停下前進的腳步,他駱養性也是從當初離去的青春小伙到到現在歸來成了三十齣頭的大叔。

悠閑的晃蕩也使得他暫時忘記了現實的窘境,路上時尚前衛的零零後們儼然是成了這個城市的主力軍,而站在街頭的他除了為了今夜該到哪裡去落腳迷茫外。

更是慢慢有些奇怪起來,為什麼自己這樣一個落魄的帥氣大叔無論走到哪個角落裡,都會莫名其妙的引起路人的關注呢?甚至四周的好多人還跟機場里的那個傻丫頭一樣高舉起手機來對着他拍……

與此同時在S市郊區的某幢小樓里,一位雙鬢髮白的中年人瞪着布滿血絲眼睛死死的盯着身前的大屏幕,而屏幕上顯示着的赫然是在大街上被群從圍追堵截的我們剛剛回國的駱二叔。

「怎麼泰國那邊還沒傳來消息嗎?你們到底幹什麼吃的,駱養性從上飛機到下機都快三個小時了,明明已經死了七年的人,怎麼突然就出現在回H國的飛機上了,而且還坐的是頭等艙!你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中年人一邊說一邊不停的用手敲擊着桌子質問房間內的工作人員,夾在手指上的煙也隨即抖落的到處都是。

而在場的十幾個人此時被中年人的怒氣給嚇的是連頭也不敢抬起,只能默默的在電腦前緊張的查詢着。

「張隊,這駱養性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他會在我們特別關注的名單上,而且除了名字年齡外,絲毫沒有其他的資料!按理說他這樣一個奇奇無名的人壓根就沒有資格引起我們安全局的重視啊!」

中年人盯着大屏幕出神,就像沒聽到年輕隊員的詢問,直到煙頭燙到手才慌張的走的煙灰缸前坐下,掐滅煙蒂後還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房間里十幾個人都似乎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氣氛,於是又都不約而同的回頭看向中年人等待着答案。

「十年過去了,保密條例你們比誰都清楚,本來這個人我是不願意再提起的,但是今天他死而復生的重新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那麼不說也不行了,我相信上頭很快也會給我們發來具體的指示……」

中年人說著又下意識的回頭瞧了大屏幕一眼,然後繼續開口道「我倒是希望是我個人太過敏感了,可是洛養性這個人他絕非什麼無名之輩,反倒是我短暫軍隊生涯里遇見過的一個最具危險性的人物,十八歲參軍,二十歲就展露頭角獲得所在軍區比武第一,無論是體能,格鬥還是射擊,任何項目都是一等一的優秀啊!」

「張隊,這樣的人我們局裡雖然不多,但放眼全國也不是什麼個例吧!」

「光這樣的話,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