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管管吧,太子又去送死了》[陛下,管管吧,太子又去送死了] - 第7章 這個光膀子的是誰?

晴空萬里,艷陽高照。

玉正乾和玉明坐在高台上欣賞着下面的比武擂台。

今天是決賽,選手只剩下十名。

而且都是朝中重臣的女兒,要是說沒有黑幕,玉明是萬萬不會相信的。

擂台東面貴賓觀看席位上坐着一位留着八字鬍的老年人,時不時的瞟一眼高台上的玉明乾和玉明。

那位就是天河國的使臣,梅清飛,天河國當朝皇帝的親舅舅。

右邊的看台是玉龍國的一些重要臣子,為首的是右相辛左起。

比賽火熱進行中。

「十三,那個長鬍子的是誰,咱們招親沒有性別限制的嗎?」玉明擔憂的問道。

「殿下,那位是張將軍的千金,張鐵鎚,使用的武器乃是張將軍家傳五星錘,很是勇猛。」

玉明看着台上那位胳膊比自己腿還粗的『女人』,着實有點欣賞不了。

這要是真的讓她選中了,自己寧願她做個寡婦。

「那她的對手是誰呀,看上去挺小巧可愛的。」

「回殿下,那位是兵部尚書的千金,看似嬌小但卻天生神力,嫉惡如仇,曾經生撕過一個採花賊。」

玉明臉上的肌肉不自覺的抽搐。

好傢夥,生撕活人。

這要是娶回家,萬一哪天來大姨媽心情不好的時候,自己還不死翹翹。

不過要是光死還是好事,就怕弄不死,半死才是最可怕的。

說話間,場上的決鬥也結束了。

「張鐵鎚,勝。」

裁判舉着張鐵鎚的手大聲喊道。

張鐵鎚看向高台上的玉明,還眨了幾下眼睛,嚇的玉明**一緊。

「殿下,看來這位張千金對您很有意思啊。」

「十三,你要是胡咧咧,我就讓父皇將她賜給你。」

聽罷,十三乖巧的閉上了嘴巴。

這時又上來兩個人。

「握草,十三,這個光膀子的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

「殿下,人家不是裹着抹胸布呢嗎,沒有光膀子。」

呵呵,玉明都無語了,這個世界雖然不像前世古代那樣保守,但是絕對沒有開放到這種程度啊。

再說了,還抹胸布?有必要嗎,以自己二十年老司機的專業眼光測算,這連飛機場都算不上,簡直就是個坑啊。

「不是啊,十三,這是不是有點太開放了?」

「殿下,這位是秦將軍的千金,常年跟着將軍在軍營里混,所以行事作風上可能…可能開朗一點。」

玉明看向另外一人,好傢夥這不看還好,這一看頓時沒了做男人的勇氣。

滿臉麻子,眼力好的話,還能看到麻子上面還有個坑,坑裡還有根黑粗的毛。

這哪是人臉呀,明明就是燒餅成精了嗎。

最主要的是,領口處的那一嘬黑乎乎的毛是個什麼情況。

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護心毛。

玉明猛拍自己的腦門,自己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檢測到宿主心情不好,需不需要吾給你講一個笑話?】

「滾。」

【好嘞。】

玉正乾見玉明的樣子問道:「皇兒,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還是沒恢復?」

「敬愛的皇帝陛下,小的心中有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玉正乾眉毛一跳似乎猜到了他要說什麼,直接回答道:

「皇兒,你天生不能修鍊,這些女子雖然看似一般,不過實力都不錯,以後可以貼身保護你,最主要的是,她們每個人的家世都很好,以後你繼位之後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說的是好聽,玉明也明白。

不就是怕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