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月下客》[長安月下客] - 第10章 初入雲唐繁似錦(五)

言語間,手中憑空多出一把摺扇。

長安只看得這摺扇甚是名貴,漆白扇面,古樸的扇骨,扇下裝扮着黃穗。

白袍少年用它迅速的在無常使身上一點,而後倒退回來。

動作之快,肉眼幾乎看不清。

那名無常使甚是疑惑,旁人卻看出門道。

不禁驚呼:「好俊的身法,定要對真氣的掌握達到分毫不差的境界才可以。」

「不愧是是世家大族的子弟啊。」

長安聽得一臉懵,再看那名無常使用手觸摸被擊中的地方,不過輕輕一點宛若蠅蟲叮咬。

哈哈大笑着說道:「就這?真是瞧不起本大爺,再讓你擊打十回又怎樣?」

言語時,那名白袍少年卻已是搖搖頭。

「死到臨頭還不自知,當真是無藥可救。」

話音剛落,那名無常使果然嘴角流下鮮紅的血跡,緊接着喉嚨發出咯咯的動靜,應是讓鮮血填滿喉嚨而不能發出聲音。

「砰!」

一聲過後,便倒地不起。

長安看後大為震驚,想不到這瘦弱的白袍少年,只輕輕一點便瞬殺眼前的無常使,當真是比自己的拳頭還要大力百倍。

想來歐陽前輩的話真是不錯,不能隨意出拳,高手還是有很多的。

「在下白矛木,同樣奉家師之命取得天慕令,今日擊殺此等惡徒,也是為九州除一禍害,若是有人不服的,皆可上前而來。」

「白矛木,恭候。」

長安扶着於大海坐到一邊,心想着這位白袍少年也是個好人,若是為搶奪天慕令傷到了他,這着實不應該。

但又想到自身需要天慕令進入天慕宗,他只得看看左手準備不得已而為之。

此時於大海已穩住心神,衝著長安拜謝說道。

「小兄弟,多謝你的救命之恩啊,若不是你仗義出手,我於大海恐怕就會命喪於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