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月下客》[長安月下客] - 第2章 風雪踏盡而來(二)

「武道?」

歐陽慕白聞聽一怔,雙眼凝聚中帶有一股淡淡的憂傷。

「武道就是狗屁!」

這句話到是把長安逗笑。

「狗屁的武道。」

兩人相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能不能嘗嘗你那個酒?」

長安自然知道那是好酒,因為酒中的香氣瀰漫在小小的破廟內,久久不能散去。

「盡情的喝小兄弟。」

歐陽慕白將酒瓶遞給長安,長安如獲至寶的接過來。

「嘶,啊。」

「好辣啊。」

長安沒有喝過這麼辣的酒,好像一把刀子穿進腸子里,初時割裂着五臟六腑。

片刻後便柔順起來,一股紅暈浮現在長安的臉上。

「好酒。」

一時間破廟內充滿着歡笑。

「其實武道就是人族開發出來用以強大自身對抗其他族類的修行途徑。」

「本用來是保護人族不受外族的入侵,不過到了今時今日,就變成他人爭名逐利,得道修仙的之所途。」

長安只在爺爺的故事裏聽說過仙人,若是可以成仙,想必是很快樂的事。

不過他看到歐陽慕白的嘆息,想必修行武道並沒有那麼快樂。

長安適時的往火堆中添加柴火,讓火堆處於不熄的狀態。

破廟內火光愈發的明亮,而夕陽漸漸落下。

原本潔白明亮的冰原,正迎來它最危險的夜晚。

猛獸將會出沒,還有那冰原中好似兩具乾屍一般的人,正在逐漸地向破廟靠近。

「小兄弟,你叫長安,為何沒有姓氏?難不成你是個孤兒?」

長安瞪大眼睛點點頭,「我是孤兒,可也不算是,我有爺爺,村裡人都叫他林老頭,可他卻不願意我和他姓,說我是小雜種。」

「還讓我不要出冰原,說我會成為禍害。」

長安說這些時很平靜,平靜地同柴火燃燒的滋滋聲合為一體。

好像渾然天成,本就該存在的一樣。

歐陽慕白也為之動容,「沒有試過找尋你的爹娘嗎?」

長安用木棍扒拉着火堆,「天大地大,去哪裡找?既然他們從我生下來就不想要我,我又何必去找呢?」

雖是這麼說,歐陽慕白依然看出長安眼中流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