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月下客》[長安月下客] - 第6章 初入雲唐繁似錦(一)

料理好歐陽慕白的身後事,長安又返回村中將村民們悉數掩埋。

而後一連三天,他未曾找尋到林爺爺的屍體,只當是被野獸拖了去。

這在冰原是很常見的事,雖是內心傷痛,卻也是很快釋然。

塵歸塵,土歸土。

此去雲唐六千餘里,長安也可做到心中了無牽掛。

一路邊走邊打聽,才知九州中實力最強的便是雲唐,出得北幽一路向南,再過涼州,不日便可抵達雲唐邊關。

不知不覺間行走兩月有餘,長安眼看着身邊氣候從冬到夏的轉變。

心思性情也逐漸打開,學到不少與世人交往處事的方法。

偶然一日,來到雲唐一處城外的茶攤邊。

此城上書:陵州城。

長安發現茶攤這裡坐滿了人,均是神色一致的不時看向城門處,更有甚者身邊嬌妻美妾成群,彷彿拖家帶口行至於此。

長安每日行走上百里,至此早已是口渴難耐,便找到一桌空閑處坐下來,吩咐小二要壺茶。

那小二也是頗為機靈,拎着茶壺走到長安身前。

「呦,客官也是為天慕令而來的吧,真是英雄少年啊。」

長安卻不解其意,直接搖頭道。

「什麼天慕令,我從北幽而來,從未聽過。」

那小二本就好言語,長安如此一問,直接打開話匣子。

「客觀既然從那麼遠的地方而來,自然不知這天慕令的好處,此間等待的人均是為那天慕令,每三年一次,共計五枚。」

「得此天慕令,便可請天慕宗出手做一件事。」

長安聞聽若有所思,「若是讓壞人得了去,天慕宗豈不是為虎作倀?」

店小二呵呵一笑,「客官顧慮,天慕宗是名門正宗,萬宗之首,自然不會做那種骯髒事,況且自現任宗主王靈甫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不知剷除多少邪惡之徒,雲唐上下有目共睹啊。」

長安默默點頭,最讓他好奇的是坐在遠處一位少年,白衣白袍臉型俊美,其身後跟着一位須白老者,兩人彷彿入定般紋絲未動。

雙目均是緊緊盯着城門處。

兩人都好像神仙界的人物,不染一絲灰塵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