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月下客》[長安月下客] - 第9章 初入雲唐繁似錦(四)

沒想到一語成讖,無常使果真是言而無信。

長安皺皺眉頭,他最看不起的便是此類人,嘴上說一套,背地裡又是一套。

「你當真為一己私利不肯原諒這位兄弟嗎?」

無常使哈哈而笑,露出鮮紅的牙齒。

「憑你這個無名小輩也敢指使本大爺做事,看不到本大爺的出現便無人敢近前爭奪天慕令?」

「識趣的就快點退下,不要阻擋本大爺辦事!」

言語間已暗露殺機,真氣涌動在手掌之間。

長安卻是絲毫也不退縮,他懂得得饒人處且饒人,也明白這個於大海並無過錯,錯得是面前這個橫行霸道,隨意要取人性命的無常使。

「這件事我管定了,天慕令的事我管不到,但你濫殺無辜確實不行!」

無常使瞪大着眼睛,思索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路,難道連鬼門的黑白無常索命二使的名號都沒聽過嗎?

「我說小子,你到底來自何門何派,還不報上名來?」

長安也不隱晦,直言道:「我叫長安,沒有姓是個孤兒,來自北幽,並沒有任何門派。」

眾人聞言皆是嘩然,感情是個什麼都不懂的主,竟敢冒犯素以陰險卑鄙手段暗殺成名的鬼門。

「好小子,既然你無門無派,就敢冒犯本無常使,今日就送你歸西。」

無常使擅使勾鉞,銀閃閃的勾鉞一經亮出,眾人便又鴉雀無聲起來。

眼看着危險臨近,長安也是不慌不忙,左手凝拳準備應對。

在他看來,這無常使瘦瘦弱弱的身軀,還不及北幽的猛虎體型來的巨大,根本用不上三成力,便可擊倒。

眾人看在眼裡,嘲笑在嘴角。

長安身上並無真氣涌動,舉起拳頭的姿勢也像個干農活的農家小子,傻愣愣的舉着拳頭想要打架一般。

皇族少女更像是看戲一般,品着西域城進貢來的香茗茶,嘴齒留香地說。

「真是不自量力的鄉下小子,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吧,真可憐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