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我編譯了神靈》[超能:我編譯了神靈] - 第10章 牛仔與友人

「也就是說,你們都被他們收買了?」葉時雨傻眼。

「是啊,他們說這是你個人的考核,但要我們配合一下。」賴偌毫不在意地說,甚至滿臉得意。

林巧依則有些臉紅,攥着裙子點了點頭。

說好的朋友一生一起走呢!?

說好的把背後交給你呢?

垂死夢中驚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葉時雨欲哭無淚,感覺自己被雷劈出的內傷更嚴重了。

我拼了命去秀,結果隊友是老六!

「咳,好了好了,不要在意這些細節,現在你已經拿到了門票,有資格前往下一個試煉了。」飛鳥男提着鼻青臉腫陷入昏迷的陰影男,遞來一張金色卡片。

「門票?」葉時雨將其接過,也沒看出來是什麼東西。

「這裡的考核只是證明你有接觸那個舞台的資格,接下來的試煉才是重頭戲。」飛鳥男說。

葉時雨有些疑惑,問道:「你們是哪裡來的,菲爾斯特?」

「以後你就會知道了。」飛鳥男擺擺手。

離去前,他想起了什麼,提醒道:「對了,接下來是真正的團隊任務。」

「我已經知道了。」葉時雨抬起頭,看着激活卡片後,從當中投影出的東西。

那是三張空白的個人信息填寫表。

……

「維持學院秩序是我們學生會的責任,此次事件幹部全都外出,造成學院戰力缺失,以至於校長出面才解決。雖然校長沒有責怪我們,但是這次的問題,我們難辭其咎。」朱莉婭坐在主席位上,面無表情地說。

除了鎮守一些重要事物的人,學院中的教授們幾乎都是理論拔尖,但戰力低下的文職,強大的都上戰場了,只有他們學生會可以維持秩序。

在收到精靈種入侵消息的時候,她代替任務中的會長連夜趕回學院,一下飛機片刻都沒有休息便召集了幹部們開會。

「所以誰來告訴我,為什麼前天一個幹部都沒在場?你們是覺得那隻精靈種不配你們出手嗎?」

長桌前,平日里光芒萬丈的學生會幹部們低下了驕傲的頭顱,默不作聲。

在這次的精靈種入侵事件中,他們出現了嚴重的失誤,在以「嚴謹」為律條的學生會之內,這種失誤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周跳跳,你說。」朱莉婭看了那戴着黑框眼鏡的瘦弱少年一眼。

周跳跳推了推鏡框,即便有正當理由,他此刻也不敢直視燙金徽旗下那個面如冰霜的女孩。

「我在實驗室協助斯洛蘭教授,大家都知道的,斯洛蘭教授在進行實驗的時候很討厭有人來打擾,無論有任何事,所以……」說到這裡的時候,這個瘦小的男生已經快沒有聲音了,「消息沒有傳到我這裡……」

「當時我在執行完任務回來的路上,等我加快速度趕回來的時候校長已經把事情解決了。」楚雲汐舉手。

「其他人呢?」朱莉婭掃視了剩下的人,「全都待在封鎖的實驗室里了?還是全都在執行任務?」

沒人說話,也沒人敢說話。

他們都因為一些瑣事沒有進行報告就離開了學院,等得知學院出事的時候再開始趕回來已經來不及了。

「二十分鐘,一個幹部都沒出現,如果真的有學生或教授出了什麼事,而你們又因為擅離職守而什麼都沒做到,你們對得起當初在全校人面前立下的誓言么?」

朱莉婭在長桌最上首審視着一眾學生會幹部,銳利的眼神彷彿能穿透人心。

「你們是屬於通過了考核,並經過層層篩選的精英中的精英,是學院最頂尖的戰力!從你們背負這個徽記的那一刻起,守護這個學院的責任就一同被烙印在了你們的肩膀上,我這次趕回來就是希望你們能明白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校長不是每次都恰好在學院的。」

十個幹部沉默不語,此刻,朱麗婭身後掛着的那面黑底燙金會徽旗幟上彷彿有太陽降臨,光芒刺眼得讓他們抬不起頭。

但同時他們很慶幸這次回來的是副會長,如果是會長回來的話等待他們的可不是這麼「溫柔」的說教。

「每個人一萬字檢討,做好接受會長懲罰的準備。」說著,朱莉婭打開光腦的信箱,剛剛她收到了一封來自菲斯的郵件。

「雲汐,交給你一個任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