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或遠》[城或遠] - 第 2章打賭

宋顏噗嗤一下笑出聲。

林澤更哀怨了,「在我小學一年級時,你拿回全班倒數第十的成績,爺爺對我說,小澤,以後你一定要上個好大學。在我四年級時,你拿回全班倒數第十的成績,爺爺對我說,小澤,以後你一定要考個重點大學。現在我初一了,你還是拿回全班倒數第十的成績,今天爺爺對我說,小澤,以後你一定要考清華北大。宋顏,我怕再這樣下去,再過兩年,爺爺要讓我奔着哈佛麻省去了。」

宋顏的外公,林澤的爺爺,林勝文,生於1949年,和新中國同時誕生。

1967年,因為歲月動蕩,林勝文沒能上大學。

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可那時林勝文已經28歲,有一兒一女,再也無心高考。

這是他的遺憾,也是他的執念,他的子女不管好壞,大學是一定要上的。

當初他的寶貝女兒林若君成績不好,高考只考了個三百分多一點,不想繼續讀了。

在林勝文的盛怒下,隨便讀了大專,好歹也算上過大學。

對於兩個孫輩,林勝文給予了厚望。

為了讓宋顏和林澤有個好的教育,林勝文斥巨資購買了兩套重點小學學區房,只為二人能考上個好大學。

可惜,宋顏遺傳了林若君的學渣體質。

斥巨資購買的學區房沒有發揮它相應的師資教育水平作用,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宋顏學習成績一直處於下游水平。

倒不是宋顏笨,只是她的心思從來不在學習上,一心只想着玩。

幸好家裡開明,雖然希望她能上重點大學,但更寶貝宋顏,所以學習上從來沒給過她什麼壓力。

在她幼兒園時,外公就喜歡把她抱坐在他的腿上,喜愛的對別人誇他的外孫女多漂亮多聰明,以後肯定能上個好大學。

宋顏至今還記得,在她小學一年級時,外公林勝文表情複雜的看着她拿回的期中成績,好幾秒後才表情管理成功,說了一句,「不過一次期中考,年年肯定沒發揮好。我家年年這麼聰明,以後一定能考個重點大學的。」

然後,隨着宋顏一次又一次拿回的無比穩定的學習成績,林勝文越來越淡定,除了捎帶過問一聲,該幹嘛幹嘛,再也沒提過讓宋顏考重點大學的要求。

在外公那邊沒壓力了,宋顏在她父母這邊更沒壓力。

畢竟在她媽媽林若君的襯托下,宋顏的成績似乎也算能接受了。

沒有壓力的宋顏,到了初中,成績更是穩定在班級三十幾名左右,年級排名三百多名。

這邊宋顏是沒有壓力了,全家所有的壓力都給到同樣作為孫輩的林澤身上。

從小學開始,林澤不僅被給予上重點大學的厚望,更是肩負起長大後養宋顏的重任。

宋顏覺得自己確實挺對不起林澤的,要是自己學習成績給力點,林澤壓力也不會這麼大。

宋顏終於明白今天林澤死纏着自己慫恿自己去考玉成高中的目的。

想到這些,宋顏對林澤深表同情。

但也只是同情而已,讓她去備考玉成高中,不可能。

林澤繼續哀怨的哭訴,「照這樣的趨勢下去,我心愛的滑板和足球都要保不住了。宋顏,你忍心看你最最親愛的弟弟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嗎?」

宋顏忍住笑,「忍心啊。」

死道友不死貧道嘛。

道友林澤見打感情牌不通,當機立斷換一種套路。

「要不我們來個協定,只要你考上玉成高中,我就答應你三個要求,想要什麼任你提,怎麼樣?」

宋顏不為所動,「不要。我要是想要什麼,我爸媽一定會滿足我的。就算他們不答應,外公也會滿足我的,不需要你答應我。」

「把你的格局打開點,我說的是任何要求,不只是物質方面。就像張無忌對趙敏的三個承諾,三年為限。」

任何要求?

宋顏有些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