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墟之地》[塵墟之地] - 第八章 捕獲者

小靈山風景區,向日葵花海

狂風暴雨中,陰暗的天空不時划出一道道閃電,劃破了漆黑的夜幕,沉悶的雷聲如同大炮轟鳴,使人惶恐。

金色的向日葵花海,此時彷彿失去了往日的鮮艷奪目,全都低下花頭無力垂地,任憑狂風暴雨不斷摧殘。

伴隨着陣陣雷鳴聲,一道黑色的身影在花海邊緣隱現,在夜空中閃電的照映下,露出了略有蒼白的面孔。

黑色的高頂禮帽之下是一張稜角分明的面容,深邃的黑色眼眸寧靜如深潭,讓人不寒而慄,有着宛如大理石雕般的莊嚴。

但嘴邊兩撇細長微卷的八字鬍卻又給這張威嚴的臉上,添加了一抹不合時宜的滑稽感。

暴雨中,男人撐着一把黑色大傘,伸手把玩嘴邊微卷翹上的細長鬍子,深邃眼眸看着身前那片金色花海,面色有些沉凝,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先生,這裡不久前發生過戰鬥!」

黑夜中,一隻漆黑的烏鴉從夜空中憑空出現,而後落在男人肩上,細長的鳥嘴中竟能吐出人類的語言。

烏鴉說完後,還不忘抖落身體,將身上的雨水撇撒乾淨。

感受到對方將雨水抖在自己身上,男人面色微變,把玩鬍子的手突然抓向肩上的烏鴉,眼神中略帶怒氣,開口對着手中鳥禽抱怨。

「這可是阿瑪尼最新款的真皮大衣,可花了我不少錢!」看着肩上的黑色面料被雨水侵蝕,男人抓住烏鴉的手掌又不由用力了幾分。

然而,被男人抓在手裡的烏鴉彷彿沒有感受到對方的加大力度,反而鳥眼竟翻出了一個極為人性化的白眼,用來反擊對方的幼稚憤怒。

「這片花海被恢復的時間不長,應該還會有一些散落的靈源沒有被抹除乾淨,抓緊時間捕獲才是正事!」男人手中的烏鴉開口,說出了自己剛才勘察現場的發現。

說罷,那烏鴉竟在男人手中虛化成一團黑霧,而後飄散到對方肩上,再次凝聚出身體。

站在男人肩上,烏鴉伸出一隻翅膀分別指向花海中不同的幾個方位。

「這兒、這兒……還有哪兒,都是靈子較為濃郁的地方,應該會有殘留靈源!」

烏鴉所指的位置,正是白衣女子與孽獸戰鬥最為激烈的幾處戰場!

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沒有繼續糾結先前的瑣事,面色又重新恢復了往日的沉凝,默默看向肩頭烏鴉所指的幾處位置。

男人手中的黑色大傘憑空化成一團黑霧,而後又在手中凝聚出一把英倫手杖,男人持杖邁步,身體略微有些搖晃,顯然這人有明顯的跛腳之疾,身形晃晃悠悠的走向那幾處靈子濃郁的地方。

磅礴的雨依舊在下,但卻沒有一滴雨水落在男人的身上,彷彿在他身旁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阻礙雨水滴落在那件昂貴的真皮大衣之上。

行走的男人邁步極為穩健,看似每一次平平無奇的邁步,但都能神奇般的跨出數米距離,在他的眼裡彷彿就沒有距離的概念。

男人在簡單邁動數步之後,身體就已經來到了距離之前數百米的一處靈子濃郁之地。

這是一處稍微靠近花海中心的位置,男人用手杖撥開身前的向日葵,而後用力敲了敲濕潤鬆軟的土地,頓時一團黑霧從泥土中散溢而出,一股腐爛的氣息從中不斷散發。

黑霧氣團自地面不斷升高,直至到男人胸膛的高度才停了下來,雨滴穿過氣團變成黑水,滴落在地面上,將附近的向日葵枯萎腐爛。

看着身前的這團黑色霧氣,男人眼神中掠過一絲失望,而後伸手摘下頭頂的禮帽,放在自己胸前,對着那團黑霧微微鞠躬,盡顯尊敬之意。

「可惜了,靈子太過稀薄,並沒有形成靈源!」男人搖了搖頭,但還是舉起手中的拐杖,將那團黑霧吸收到手杖手杖

「下一個……」男人邁動步伐,身形瞬間來到下一處花海位置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