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 第2章 怒踹黃二毛

20分鐘後,楚天榮出現在鎮上。

他快累癱了,感覺有八個喉嚨在喘氣,汗水浸**內衣。

5公里路程,他能夠這個時間跑下來,這在以前,對好吃懶做、缺乏鍛煉的他來說,根本不敢想的事情。

這個成績,哪怕放在部隊徒手越野也是平均水平以上。

但現在,他卻激發出所有潛力,腦子有個聲音在催促他不能耽誤哪怕一分一秒。

時間就是生命,再不快點,妻女就會離他而去。

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總算是趕到了。

當他看到那輛類似飛機外殼的鉚釘工藝,四個圓圓的頭燈的老式班車時,如釋重負。

他終於趕到這趟「死亡班車」開動之前,這些長途班車是當時山區通向外界的主力交通工具。

車上人影攢動,他依稀看得到妻子美麗的倩影映照在車窗,楚楚動人,惹人憐愛。

前往外省的班車通常從市內發車,在必經之處的米鎮停留裝滿旅客後再開走。

楚天榮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以此緩解心中的激動。

他將獵槍扛在肩上,毫不遲疑的大步朝班車走去。

他離班車還有不到一百米。

周圍的人看到突然出現的楚天榮,紛紛避讓。

儘管當時還未禁槍,也允許用槍打獵趕仗(方言:進山狩獵圍獵的意思),但人們當街看到這個滿頭是汗、面容冷峻的年輕人,打心眼兒還是有些發怵。

這時,班車引擎卻轟隆隆響了,看樣子馬上要啟動開車。

楚天榮見狀,立即奔跑起來。

班車駕駛員撥動檔位,鬆開手剎,輕抬離合再給油,班車就起步了。

他正要換檔加速時,突然看到馬路當中,一個頭髮蓬亂、手提獵槍的小夥子像個棍一樣杵着。

「喂,師傅,請停下來!」

楚天榮揮動左手大喊,師傅下意識一個急剎,滿車人驚叫着前仰後翻。

師傅伸出頭去瞅車外的小夥子,神情很是憤怒。

「你這個傻兒,想死嗎?」

楚天榮抱歉地笑了笑,道:「對不起,師傅,我找下我老婆,她就在這個車上。」

說完,他提着槍走上前來。

師傅一眼瞥到到他手中的那桿獵槍,不由心頭一凜,言語也瞬間軟了下來。

「小夥子,找老婆用不着冒險擋車嘛,你旁邊喊我一下就聽到了嘛。」

他嘟嚕着埋怨,將檔把掛入空檔,拉上手剎,同時將車門打開。

「好,你上來看你老婆嘛,有啥子事快點交代,大家還要趕路呢。」

楚天榮感激地朝他點點頭,說著謝謝,然後三步並兩步上了車。

很快,全車人的眼神都聚焦到行動冒失、一臉玩世不恭的楚天榮身上。

「你來做什麼?還敢拿着槍,你又想進派出所了?」

一個穿着碎花棉襖,長相俏麗,秀髮齊耳,小腹微隆的女人站起身來,秀目圓睜,慍怒着質問他。

看到她後,楚天榮轉憂為喜,激動難抑。

「冰兒,你別耍脾氣了好不好?跟我回家吧。」

發怒的女子正是楚天榮的老婆魏小冰,在滿車人的視線中,對丈夫的突然出現,她有些慌亂和尷尬。

「你這個敗家子,傷透了我的心,我憑什麼跟你回去?」

「回去跟你窮一輩子,喝西北風嗎?」

魏小冰神情委屈又傷心。

楚天榮深深地嘆了口氣,看來上世的自己還真是爛泥扶不上牆,才讓性格溫善的老婆如此絕望。

他向魏小冰投去誠懇的目光,然後道:「以前都是我不好,我鄭重向你道歉。從今天開始,我決定洗心革面,呵護好你和家人。」

「我今生願做你和女兒的大樹,為你們遮風擋雨,我楚天榮說到做到。」

「冰兒,請相信我!跟我回家吧!」

楚天榮言辭懇切,同時眼光熱烈地看着魏小冰的隆起的腹部,彷彿看到墩墩粉嘟嘟的小臉和藕節狀的小手小腳。

聽到楚天榮與以前判若兩人的話,又感覺到他看向自己腹部的火辣目光,魏小冰的秀臉微微一紅,心裏有些吃驚。

「你憑啥子就斷定我懷的是女兒?你這些話油嘴滑舌的……」

她有些納悶,這二杆子一點也不像以前那樣痞里痞氣的樣子了,說話斬釘截鐵、真心實意的,讓她心有所動,難道他真是幡然醒悟了?

她半信半疑間,楚天榮有些着急,上來就將拉住她的手,想拽他下車。

魏小冰下意識躲到一邊,她對楚天榮成見極深,拉手這種親密動作被她無視了。

「你走吧,不要攔着我,我和幾個村裡的姐妹到港城去找錢,這個家窮得沒辦法呆了,你又一直敗家,我也是沒有辦法。」

「但願你在家改邪歸正吧,看好家種好地,孝敬好爸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