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 第3章 到港城的驚人真相

「你們再敢動一下,我就開槍了!」

「我一命換幾命,這個賬划算!」

楚天榮表情冷酷,彷彿幾個混混敢動下,真敢扣響扳機。

幾個混混心頭一顫,雙腳像沾了502膠水一樣,不敢再動彈分毫。

農村的老式獵槍一般都是自製的土槍,擊發火藥後產生動力,再把裝在槍膛中的鐵砂發射出去。

雖然,這玩藝遠不如制式步槍的威力猛,但近距離呈扇形立體式殺傷力不容小覷。

在這種距離下即使能活命,也要身受重傷。

特別是鐵砂太多,毀容是必須的,醫生對這種傷情最頭疼,光取鐵砂就夠忙的了。

旁邊的旅客也紛紛躲避到前排,只留下黃二毛和幾個混混狼狽的站在後面。

黃二毛從地上爬起來,忍着痛有些惱火的質問道:「楚二杆子,你格老子的,一點小事就動刀動槍的,傳出去有損我和你的威名吧。」

常言道,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當楚天榮一副拚命的樣子後,黃二毛還是有些心虛了。

我這不是慫,是見機行事,傻子才和愣頭青拚命。黃二毛成功說服自己。

楚天榮聽到黃二毛的話後,不由又好氣又好笑。

糊弄鬼吧,你對我倆在村子的地位和名聲沒點逼數嗎,哪還有什麼威名,不被唾沫星子淹子就不錯了。

你黃二毛還真敢給自己貼金,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他忍住笑,冷冷道:「黃二毛,少給我扯遠了。今天這個事我可以和你一筆勾銷,我也不去揭發你,但前提是你答應我三個條件。」

「一是把你真實目的說出來,二是把收的介紹費退給她們,三是她們回村後不準記仇報復。」

「你別想蒙我,你的真實目的我已經知道,你別想矇混過關。」

黃二毛心頭一驚,鐵青着臉看了看幾個小跟班,難道是這幾個蠢貨走露了風聲?

幾個混混見狀自然知道黃二毛咋想的,連忙澄清道:「二毛哥,這些事情可都是絕密,打死我們也不敢說出去。」

他們這樣一說,相當於此地無銀三百兩,滿車廂的人都在看這幾個二貨。

「二毛哥,你和港城那個人……」

一個混混還想辯解幾句時,被黃二毛急忙擋住。

黃二毛氣得直哆嗦:「你們給我們閉嘴。」

再說就徹底要露餡了,這幾個蠢貨,智商是硬傷。

楚天榮看向造成妻女慘死的罪魁禍首,眸中閃過厲芒。

妻女慘死的事情仍記憶猶新,82年正月十五,黃二毛幾個混混以到南下港城去打工掙錢為由,哄騙魏小冰幾個婦女去給港城富豪當保姆掙大錢。

當時,江對岸的港城的繁華吸引着大家紛紛去淘金。

加上改革春風開始吹拂,對山區窮苦人的那種財富誘惑是致命的。

但是偷渡到港後,黃二毛和在港犯罪分子露出本來面目。

她們根本不是給富豪去當保姆,而是賣到風月場所當小姐,然後黃二毛趁機斂財。

得知實情的魏小冰在威逼利誘下,寧死不從。

在遭到一頓毒打後,黃二毛準備**她,就此讓她就範。

危急時刻,魏小冰不甘屈辱,縱身跳下五樓,當場身死,造成一屍兩命的慘劇。

狗雜種,竟然讓有孕在身的女人做這事,千刀萬剮了你也不解我心頭之恨。

楚天榮怒火像點燃的火苗,在胸中騰騰升起。

若不是這次重走趕在「死亡班車」開始之前,這幕慘劇又將發生。

楚天榮強壓怒火,聲音冷得像寒冰一樣。

「黃二毛,說吧,你的正確選擇。」

黃二毛聽後,氣得肝疼,這個楚天榮在這麼多人面前威脅他,讓他顏面盡失,他對此非常氣惱。

要是在以前,他早就暴打楚天榮了。

但今天,面對拿了槍並且敢開槍的的瘋子,他還真沒辦法。

黃二毛暗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無奈道:「楚二杆子,你看這樣好不?第二第三個條件我答應你,第一個條件能不能免了?」

「鄉里鄉親的,你總得給我點面子吧?」

黃二毛不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