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 第4章 窮怕了,有錢才安全

這一耳光太過突然,眾人都瞠目結舌。

沒想到平日看似嬌柔,性格溫和的魏小冰竟然親自出手,而且打的還是知名村痞黃二毛。

這得多大膽兒,多大勇氣?

楚天榮心裏也是驟然一驚,隨即喜形於色。

看我老婆這暴脾氣,不服就干,隨我,我喜歡。

「哈哈,小冰,打得好!」

這一耳光力度不小,黃二毛被打得眼冒金星,心中惱怒至極。

「魏小冰,你這個臭婆娘敢打我?特么不想活了是不?」

他捂着吃痛的臉頰,攥緊拳頭,恨不得衝上來,以泄心頭之火。

一般都是他欺負別人,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沒想到今天不但被楚天榮踹了一腳,還吃了他老婆、一個女人的一記耳光。

奇恥大辱呀。他要不是看到端着槍的楚天榮一副捨命護妻的樣子,非得拼個你死我活。

楚天榮將魏小冰護在身後,斥道:「黃二毛,你這種爛人被打耳光是輕的,依我的想法,把你那玩意切下來喂狗才解我心頭之氣。」

黃二毛死死的盯住楚天榮,怒極反笑:「好,好,好,我今天認栽了,騎驢看唱本,咱們走着瞧。」

他從內衣兜里小心掏出一個用布縫的錢包,從鼓囊囊的錢包中拿出一把花花綠綠的人民幣,手指沾了沾口水,開始點了起來。

楚天榮看到這些熟悉的鈔票,不由感嘆,這個場面好有年代感。

這個時候還沒發行第四套人民幣,使用的第三套,最大面值的是十元的大團結。

黃二毛把十元、五元、一元的,甚至還有毛票,湊足後,分別還給魏小冰和被哄騙的婦女。

「50塊,一分不少,你們都點點吧。」

他一副蛋疼的神情,這錢還沒怎麼捂熱,現在又要還回來了,今天真是倒血霉了。

楚天榮聞聽,不由大罵:「黃二毛,你特么還是人不?每個人介紹費都坑了50塊,你心可真夠黑的。」

那個年份,能養活一家的普通工人收入每月40塊左右,但農民的收入遠遠不如,一年能有個兩百塊就燒高香了。

關鍵老少邊窮的田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剛下來不到兩年,老百姓靠土裡刨食,每年總收入也就一百來塊錢。

居然,黃二毛收了每人介紹費50塊,確實是在骨頭上刮肉。

黃二毛聽到楚天榮的罵聲,陪着笑道:「沒有辦法,我做一趟買賣也要投入嘛,我總不能做賠本買賣。」

「一幫兄弟跟着我謀生,我開支大,我真心不容易。」

他裝着一副可憐樣,彷彿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楚天榮嗤之以鼻,媽的,把違法犯罪的事情說得這樣清奇,這人能無恥到這種地步,真是醉了。

他看到魏小冰和幾個婦女正在寶貝似的點錢,不由咽下一口唾沫。

我身無分文,完全是窮穿過來,居然一分錢打底的也不給,太寒酸了。

他轉念一想,要不我也薅點羊毛?

楚天榮眼睛一亮,看向黃二毛。

「黃二毛,你乾的這些缺德事,天打雷劈都不過分,你總得賠給我們一些精神損失費、誤工費吧。」

「這樣,你賠給我50塊,另外,再給我來條草海煙的錢,記得帶上幾張煙票。」

草海煙是當時農村抽的中檔煙,大概九毛錢一包。

面對楚天榮堂而皇之的公然打劫,黃二毛眼睛都氣綠了。

「楚二杆子,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又不是地主,你劫富濟貧找錯對象了。」

楚天榮不以為然,一步不讓,皺眉道:「你搞快些,我趕時間。」

看到楚天榮不見兔子不撒鷹,黃二毛有種啞巴吃黃蓮的無奈。

他咬了咬牙,又從錢包中拿出六十塊錢,這是包含一條草海煙的錢,還有幾張煙票,一臉不情願地遞給了楚天榮。

楚天榮滿意的將這些錢票捲成一個卷,小心放到兜里。

「黃二毛,帶上你的人,滾吧。」

黃二毛一臉悔恨,帶着幾個小混混,還有她的堂姐,灰溜溜地走了。

被解救的婦女一臉感激,都圍上來感謝楚天榮。

「天榮,今天多謝你了!」

「天榮哥,你今天真的好厲害,居然把黃二毛都嚇住了。」

……

聽到她們的誇讚,楚天榮心裏很受用。

畢竟,在這之前他的名聲太爛了,和黃二**比也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