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 第6章 爽,我帶老婆回家

「是你呀,表叔!」

四目相對,楚天榮尬得一匹。

真是冤家路窄呀,怎麼把這個表叔碰到了。

趕馬車的是同村的田大寶,三十多歲,比他要大一輩,但要比他爸年紀要小,按當地的叫法要稱呼表叔。

如果比他爸年紀要大,就喊表伯。

「別喊我表叔,我受不起!」

田大寶面情冷漠,恨恨地道。

他這種態度是有原因的,前幾天,楚天榮和幾個牌友躲在他家後山上打「跑得快」,一種和「鬥地主」有些類似的牌技玩法,唯一不同的是單槍匹馬沒有對家,誰先出完牌就算贏,然後按照余牌多少算錢。

這幫牌痞子打牌打餓了後,就琢磨着弄點吃的。

他們正好看到田大寶放養了幾隻雞,而且沒人在家,就逮來直接在山上燒烤了吃。

黃大寶知道後氣得要死,哪年頭,只要長肉的東西都金貴得很,他趕回來操起一根扁擔把他們攆了幾匹山。

現在和楚天榮碰面,他不拚命就不錯了,哪可能有好臉色。

你楚天榮竟然還想搭個車,即使太陽打西邊出來都不行。

魏小冰看到田大寶鐵青的臉,忙賠笑道:「表叔,您別生氣,這個敗家子偷你的雞吃確實缺德,多少錢,我們賠給您就是。」

田大寶看到魏小冰開了口,目光柔和了一些。

楚天榮雖然不歸正途,但他老婆魏小冰,無論是長相身段,還是品德賢良,都是大家公認的村尖尖人物。

本來她這樣的條件,根本不可能看上楚天榮。

但她家遭遇一場變故,楚天榮的老爸出手相救,她爸人厚道老實,感念恩德不顧家人反對將她下嫁給楚天榮。

「小冰,我可以看在你面子上不追究這個偷雞的事情,但你們拿什麼賠?」

田大寶目光中充滿不屑,這些年楚家差不多被楚天榮敗得精光,能活着就是奇蹟了,哪還有能力賠償。

楚天榮一聽這話有些不高興了,輕哼一聲道:「表叔,三窮三富不到老,您莫門縫裡看人把人看扁了,一隻雞錢我還是賠得起。」

他伸手將褲兜里的一大把票子掏了出來,全部擺在馬車上。

「表叔,您可看清楚了,這不是樹葉子,是真的錢票子,我馬上把雞錢給您。」

田大寶眼睛都直了,楚二杆子哪來這麼多錢?不會是坑蒙拐騙弄來的吧?

魏小冰看出他的想法,沒好氣道:「表叔,這都是天榮辛苦掙來的,還冒了風險呢,全是乾淨錢。」

她說得可沒錯,楚天榮為掙這點錢不容易,硬剛黃二毛,又智取同村婦女們,才換來這些讓人眼饞的票票。

田大寶見魏小冰為楚天榮證明,自然也不再去猜疑。

他擺手道:「我又不是貓抓耗子多管閑事的人,你們賠了我雞錢就行,其他的事和我無關。」

楚天榮看到魏小冰為自己辯護,而且還改口稱自己天榮。

他心裏如同吃了蜜糖一樣甜,以前可都是敗家子敗家子的叫着,重生後沒有什麼比獲得老婆認可更重要的事了。

他拿出4塊錢給了田大寶,又搭了兩包皇城煙。

「表叔,你那隻雞還沒長墩實,頂多比半大的雞再大點,就算7斤頂天了,最多5毛錢一斤,給你4塊足夠。」

「這兩包煙是附贈的,您拿好了。」

田大寶看到楚天榮如此爽快,而且有理有據,有禮有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啥時候楚天榮變得像個教書先生了呢?知書達禮的。

他有些激動地接過錢和煙,臉色如沐春風,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好,我搭你們回去。等會兒,我來收拾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