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 第8章 向霸道爺爺挑戰

楚天榮像模像樣的在灶台上忙起來,別看他上世當渣男時不學無術,但最後醒悟後非常勤奮,各種廚藝都學了一些。

特別是他對農村當地的一些特色小吃的做法非常嫻熟,真正屬於那種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五好男人。

他首先把糯米粉兌水揉成米團備用,糯米粉中還要中和一些其他的米粉,不然太糯會很沾手。

再就是準備湯圓餡,再把米團捏成下大上小的口袋狀,往裡裝上餡收口就好了。

楚天榮有點貪心,想包兩種不同的餡。

一種是芝麻紅糖餡,另一種是豆腐臘肉餡。

芝麻和紅糖已在供銷社買好,他將紅糖倒在碗中放入鍋中蒸化,再倒入黑芝麻糊,還加了一大勺豬油進去,然後攪拌均勺。

讓它們充分融化合一,頓時一股濃郁的香甜味瀰漫開來,刺激着夫妻倆的嗅覺。

魏小冰看到小瓦罐的豬油又被挖了一大勺跑了,臉上浮現明顯的心疼,嘟着嘴道:「你真夠講究的,湯圓里還放豬油,一勺油夠我們炒一天的菜了。」

楚天榮看她心疼的神色,笑道:「冰兒,這樣糖餡才地道,口感舒服,入口即化,為了省這點油犧牲了食物的美味可劃不算。」

他頓了頓,認真地注視着她,語氣堅定道:「我們現在貧窮,不代表一輩子貧窮。窮則思變,我相信通過勤勞的雙手,會過上好日子。」

魏小冰看着一臉篤定的他,心弦不由被什麼震動了一下。這個敗家子,與以前真是不一樣了,為什麼會突然轉變?

她有些納悶,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通索性不再去想,她埋頭又給灶膛里添了兩截柴。

糖餡弄好後,楚天榮發現計劃好的臘肉餡沒有着落,在鎮上走得匆忙,沒有在農貿市場買豬肉。

看着菜板上切好的一堆白菜餡,他不由扶額,沒有肉的餡還叫肉餡湯圓嗎?

「冰兒,家裡還有沒有臘肉,或者只要是肉就行。」

魏小冰聞言,臉色有些無奈,道:「哪還有肉?那麼金貴的東西,逢年過節打次牙祭。」

楚天榮想起來了,分家時就分了他們兩間瓦房和少量糧食,沒有土,沒有豬、雞、鴨等家禽,自然就沒有肉。

居然連一分地都沒分,相當於凈身出戶。

想到這兒,楚天榮心裏對楚抗倭的恨意就多了幾分,老爺子,你心未免太狠了些吧?

「沒有肉餡,菜餡也不錯。」

楚天榮假裝樂觀地笑起來,心裏卻透過黯然和無奈。

正當他鬱悶的時候,屋外卻跑進來一個學生裝的姑娘。

「哥哥,嫂嫂,你們回來了!」

原來是妹妹楚天香,17歲,正在鎮上高中讀高二,過完元宵節後就要上學去了。

姐姐楚天玉已出嫁鄰村,孩子都生兩個了。相比哥哥和姐姐,楚天香反倒是混得風生水起。

那時,重男輕女思想較為嚴重,本來輪不到妹妹去讀高中,只是楚天榮自己不爭氣,混了個初中就到頭了。

爺爺楚抗倭和老爸楚河就鉚着勁讓楚天香去讀書。這丫頭很是聰慧,成績不錯,就一路讀進高中。

當時,高中畢業出來包分配,好的話可進公門,差的話也能進事業單位,妥妥的鐵飯碗。她在家裡的地位也水漲船高。

雖然,楚天榮不受全家人待見,但楚天香卻對哥嫂一直很好,私下還拿家裡的東西接濟。

「哥哥,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一個二杆子,居然親自下廚!」

「天啊,還是大湯圓,你們竟然背着我悄悄弄好吃的,太小氣了哈。」

她一雙杏眼瞪得溜圓,馬尾辮在激動中揮舞着。

楚天榮看到她的樣子,當即一個爆炒栗子彈在她額頭上,斥道:「沒大沒小的,誰叫你喊二杆子的,我再怎麼說也是你哥,你這書讀到牛肚子里去了?」

看到他一本正經訓斥,楚天香不由吐了吐舌頭。

她覺得今天哥給人的感覺有些不一樣,平日像個二百五一樣,今天正經不少,身上有股不敢直視的氣勢。

她又蹲到灶膛邊,毫不避諱地摸向魏小冰的肚子。

「嫂嫂,我侄兒在裏面動得厲害不?」

魏小冰遇到有些刁蠻的小姑子,無計可施,輕聲道:「我這才五個月,我感覺娃兒在裏面動靜不大。」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