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嬌黑蓮花男主的炮灰師尊后》[穿成病嬌黑蓮花男主的炮灰師尊后] - 第6章 弟子不敢

秦雪遇硬撐着疲憊不堪,在看到楚蕭離時黑眸閃過一絲希翼,但很快又意識到師尊對自己冷淡的態度,本流轉光彩的眼眸頓時黯然無光。

「師尊……」他的嗓音有些沙啞,可依然帶着少年獨有的悅耳音色,「弟子知錯了。」

楚蕭離錯愣,沒想少年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主動認錯。

你何錯之有?

楚蕭離於心不忍,但礙於知道蕭離仙君這樣做的緣由,到底是沒能開口詢問,他只能暗嘆一聲,瞧着少年跪在地上搖搖欲墜的瘦弱身軀俯身將他小心抱起。

秦雪遇身體懸空,下一瞬便落入一股充斥着淡淡葯香的懷抱。

他身形僵硬,再看楚蕭離時黑眸里儘是不敢置信。

師尊……竟然抱自己?

即便是從前對自己如何寵愛時也不曾主動與自己這般親密……

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打一頓再給一個甜棗?

可這代價着實讓人消受不起,如若不是因為龍族血脈,那五十鞭怕是真的會將自己活活打死。

更何況,秦雪遇又如何不知他這般做的緣由,這一切都不過是迷惑自己的假象罷了。

現如今又對自己好,想來不過是重新想出針對自己的對策。

但即便自己心中再如何知曉他的目的,可如今情勢自己也只能假裝不知,並且要懂得感恩才是。

秦雪遇垂首埋在楚蕭離懷中,他斂下眼中冷漠陰鬱,再抬頭時眸中皆是驚慌與柔弱,他掙扎着想要從師尊懷中下來,「師尊,這,這有不妥,弟子渾身髒亂會染了師尊,弟子可以自己走……」

楚蕭離並未就此放開,暗道剛才跪都要跪不住了怎麼可能還走得了路。

「別亂動,小心背後傷口。」楚蕭離嗓音清淡,平日里又總是很冷漠,此話一出儘是不容拒絕的意味。

秦雪遇張了張唇,到底是因着膽小柔弱不敢反抗。

楚蕭離始終注意着小男主,見他慘白欲言又止的神色真是又乖順又可憐。

但想起原文中說過男主確實是一個有仇必報的黑蓮花性子,腦中瞬間浮現出自己未來的凄慘下場,楚蕭離暗戳戳打了個哆嗦。

還是不要輕易被假象騙了去。

不過一碼歸一碼,雖然不知道小男主現在記恨自己到哪一步,還是先幫他把傷治好才是上上策。

年幼的小男主被打的遍體鱗傷,後背的傷口稍有牽動便有鮮血奔涌而出。

楚蕭離將他放在床榻,面色複雜的看着他那被抽的血肉模糊的後背,心想打成這樣小男主心裏怕不是已經把自己活剮幾百回了!

秦雪遇趴在床上,煎熬的等了片刻也沒等來身後人的聲響,只覺得那盯着自己後背的視線如若針芒扎在他的背後,讓他很是不愉,可他只能小心又謹慎的喚了一聲,「師尊……?」

楚蕭離回神,對上秦雪遇不安的神色,滿眼是他的拘謹和慌張。

師徒兩人的關係還真不是一般的緊張。

楚蕭離張了張唇瓣本想說點安撫性的話,可臨到嘴邊又覺得說什麼都不太合適,畢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