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傻女早當家》[穿成傻女早當家] - 第3章 沒事找抽型的一級選手

莫愁謹記自己的至理名言,對人說人話,對鬼說鬼話,遂抱起冬雨,嘴角現出一抹冷笑,不屑地看着柴草說:「你放心,我不會騎在你頭上拉屎,因為我嫌你臟!還有,你給我解釋一下小娼婦的事,你若是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姑娘我撕了你的嘴!」
「你娘是娼婦,你就是小娼婦,你想要啥解釋?」柴草虛張聲勢跳着腳地罵,「你娘被賣到花樓賣身子,她不是娼婦誰是娼婦?」
此時,村婦陳氏見縫插針地幫腔說:「是啊!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娘到樓里賣身子,自己做了啥不光彩地事,你們不知道嗎?你還信誓旦旦的在這要解釋,你要不要臉啊!」
陳氏年約四十,長着一張豌豆臉,五官東倒西歪的咱看都不順眼,身形還算苗條,與柴氏同屬一丘之貉。
誰知,陳氏剛剛發表完自己的意見,準備在此大展身手的大幹一場,準備就此加入清水村潑婦一族,便被她剛剛趕來的丈夫狠狠地打了一個耳光,「幽蘭弟妹幹了啥見不得人的事,在哪個樓里賣身子,你與為夫說清楚!你說的有鼻子有臉的,你是親眼所見了嗎?」
陳氏被丈夫打了一個耳光,在眾人面前丟了臉面,心有不甘。但是,她看着丈夫凌厲懾人的眼神,便知道她惹怒了丈夫,遂怯懦地說:「我是,我是聽別人說的,我,我沒,我沒親眼所見。」
陳氏的丈夫名叫游大山,與傻妹家屬同族,四十齣頭的年紀,品貌端正,為人豪爽仗義,親耳聽見自家媳婦敗壞同族弟妹的名聲,肺都要氣炸了,遂又打了她一個耳光,「惡婦,人言妻賢夫禍少,你怎可如此不賢,敗壞他人名聲!你可知你也有兒有女,你就不怕報應到他們身上嗎?」
隨即拽着陳氏就走,邊走邊對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