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傻女早當家》[穿成傻女早當家] - 第5章 隨手打人算是咋回事

柴草用陰險奸詐的雙眼威脅着平日里與她交好的人,那些男人似是得到了暗示,不得不出面提柴草說上幾句話。
畢竟都是有家有業的人,若是柴草無路可走破釜沉舟的揭穿他們,對誰也沒好處。
還有幾個往日里與柴草交好的婦人,也上前了幾步,準備替柴草說幾句話,畢竟她們面對的是一個傻子。
柴草有了後備軍,遂頂着一張豬頭臉撒起潑來,「臭傻子,你以為打了老娘就沒事了嘛?今天,老娘定要給你點厲害瞧瞧!」
莫愁在傻妹的記憶中,搜索出柴草諸多的黑歷史,比如她順手牽羊地偷東西,比如她在山裡與人**……所以,莫愁對柴草毫無顧忌,遂取笑說:「你這樣平白毀人清譽的人,就該拔了你的舌頭!本姑娘只是打了你幾個耳光,算便宜了你!你還不滿意是吧!好啊!把你的厲害放出來,我瞧瞧!」
柴草叉着腰,張牙五爪地說:「老娘的臉可比你這個臭傻子的臉尊貴多了,你打了老娘的臉,沒別的,拿出二十兩銀子來,老娘便饒過你一回,否則,我們衙門口見!」
莫愁很洒脫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柴草,在清水村,你也算是碰瓷的高危人士!不過你碰到本姑娘,你碰的不是瓷而是刀刃,算你倒霉!你想去衙門?好啊,現在我們就到衙門去!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啟武國有一條律法,毀人清譽者,掌嘴三十,請吧!」
冬雨在莫愁的懷裡順勢補刀說:「二姐姐,是打手板子疼,還是打臉疼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