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傻女早當家》[穿成傻女早當家] - 第8章 木秀於林,連根拔起

都在等着莫愁說出第三種選擇,莫愁遂又打了柴草兩個耳光,「這就是第三種選擇!」
莫愁打的柴草目瞪口呆,她是潑婦中的佼佼者,今天接連毫無防備的被莫愁打,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等她反應過來時便想撒潑。
結果傻妹一隻手扣在她的脖子上,她便是想撒潑,也要斟酌一番,誰讓她管不住自己的嘴,胡說八道來着。
莫愁嫌棄的放開柴草,看着這些心有疑惑,且用審視的目光看着她的村民說:「大家都住在一個村裡低頭不見抬頭見,我也不想揭露某些人太多的秘密,讓某些人難堪,日後不好做人。但是,日後誰不讓我家過好日子,我就讓他的日子沒法過!」
此時,柴草的男人頂着烈日,帶着滿身的汗水來到莫愁身邊,滿臉虧錢地看着莫愁說:「傻妹,你爹是我娃兒的救命恩人,可是柴草她卻糊塗至此的敗壞你娘的聲名,這是她的不是。你打也打的,罵也罵的,這是她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柴草的男人名叫游重山,是傻妹家的同族,年約三十有餘,面相不錯,耳根子軟,沒啥正經注意,早前與游千山一起上山打獵,學了一身的好本領,後來與柴草成婚,在柴草的挑撥下漸漸遠離了游千山。
游重山回頭看向柴草,怒罵道:「柴草,你個恩將仇報的惡婦!你今日敗壞幽蘭嫂子的名聲,你日後讓我怎樣做人?」
莫愁陰陽怪氣的說:「重山叔,嬸子很知道知恩圖報呢?馬老頭經常幫着你做點『好事』,嬸子很知道怎樣報答他呢!」
莫愁的話點到為止,若是游重山再聽不出什麼道道來,那就是揣着明白裝糊塗,誰也叫不醒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