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 - 第1章 吐槽小說,穿成年代文反派炮灰

噠噠噠噠——

姜半夏的手指在手機鍵盤瘋狂輸入,系統自帶的打字聲在倉庫里回蕩。

【你安利的破小說好氣人,反派村花跟我名字一樣就不說了,女主還又蠢又白,腦殘聖母,被壞人害了無數次還原諒,這不是爽文,是虐文吧?】

姜半夏一口氣打出好長一段吐槽,給安利這本書的閨蜜發了過去。

快到凌晨一點,夜貓子閨蜜還是秒回。

【哈哈~你看到多少章了?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作者被人噴斷更了,這篇不僅虐,還是太監文!】

倉庫頂端的燈光閃爍了一下,姜半夏天生呆萌的娃娃臉上面無表情,繼續打字回復。

【呵呵,算你狠,詛咒你穿進去幫太監作者完本!】

滋滋滋——

一陣電流聲從屋頂傳來,姜半夏丟下手機,嘆了口氣。

她半工半讀在這間百貨倉庫兼職,只上夜班,經常遇到電燈壞掉、監控不靈等情況。這種電流聲一聽就是有燈泡要壞了。

姜半夏輕車熟路朝電箱走,頭頂的燈光突然一盞盞熄滅,嘭嘭嘭的巨響聲在巨大的倉庫中回蕩。

她嚇了一跳,正猜測這是跳閘還是停電,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渾厚囂張的聲音。

「憑什麼要我閨女去接,知青了不起啊!半夏在家都不幹活,去了不得給知青拿行李、收拾屋?爹,你別說了,半夏不想去就不去!」

「我好好的小孫女被你教得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十里八鄉提起來都搖頭,半夏的娘要是泉下有知都閉不上眼。半夏今天要是不去接知青,我就打死你,讓你去下邊給你媳婦磕頭認罪!」

姜半夏的視線漸漸恢復,她發現自己站在一間乾淨簡陋的卧室里,擺設分明是六七十年代的風格。

再結合剛剛聽到的話,姜半夏本就天然呆的表情徹底石化。

她這是詛咒閨蜜穿越失敗,反彈到自己身上了?

聽外面的說話聲,她顯然穿成了跟她同名同姓的姜半夏,而姜家在原文中全員反派,死的死,殘的殘,命運凄慘。

姜半夏是孤兒院長大的孩子,沒房沒錢沒家人,除了幾個好朋友就別無牽掛,加上天生天然呆、心很大,樂觀一想,就當成是換個地方生活。

前提是,她要扭轉命運,不能順着劇情走。

接知青是原書剛開始的時候,原主躲懶不肯去,但村裡人手不夠,最後還是被迫去了。

主動幫忙跟被迫到場,性質完全不一樣,原主名聲本來就差,身為大隊長的女兒還沒一點思想覺悟,出場就給人留下了壞印象。

她穿了一套嶄新的花衣裳,想跟城裡姑娘比美,壓根不耐煩幹活。原主的表面姐妹李金桂,假裝不經意戳穿她的小心思,又誇城裡姑娘的衣服洋氣大方,不像村裡的這麼土,氣得原主又羞又惱跑到一邊哭唧唧。

男主秦方明是知青領隊,出於好心安慰了原主幾句,原主就芳心暗許,犯了花痴。後來又聽李金桂攛掇,誤以為秦方明對她也有意思,一哭二鬧三上吊退了娃娃親,吵着要嫁秦方明,走上了一條作死不歸路。

想到原主幾年後被判流氓罪,關在牢房裡活活讓老鼠咬死,姜半夏眼神一陣恍惚。

叩叩叩!

敲門聲把姜半夏喚回神,她趕緊模仿原主板着小臉的表情,緩緩打開了門。

可惜她既不嬌縱也不囂張,板着那張過分嬌俏的娃娃臉,憨憨萌萌有點呆,像只正在思考貓生的嚴肅貓咪。

「閨女,要不你還是去一趟吧?」

姜維國是個高大壯實的黑臉漢子,又是村裡的大隊長,在村民和大兒子面前都很威嚴。

唯有在小女兒面前,他才會露出小心翼翼的討好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