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 - 第10章 沈知青果然是囊中羞澀

秦方明一個大步跨上前來,濃眉大眼一笑起來很是和煦爽朗。「姜同志,麻煩你幫我記五個包子,一個饅頭,一碗麵條,謝謝。」

姜半夏「嗯」了一聲,在紙上刷刷寫下,收了他的錢和票。「坐吧,一會兒就上。」

秦方明沒有急着離開,猶豫了片刻後,有些突兀地露出歉疚笑容。

「姜同志,昨晚歡迎會上是我說話考慮不周,沒有考慮到婦女同志的感受,以後我一定加強學習,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姜半夏不想跟他多說話,他和蘇夢瑩都自帶光環,氣運太好太強了,靠近他們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點倒霉。她只想過好自己的日子,做自己的主角,不想跟這兩人有任何多餘的牽扯。

「不用客氣。你還有要點的嗎?後面還有人排隊。」

姜半夏長着一張嬌憨俏麗的娃娃臉,一板起來面孔不僅不嚴肅,還有種純真小孩認真裝成大人的萌態。

秦方明看到她那雙乾淨的眼眸,突然有點緊張,心跳莫明錯亂了一拍,慌裡慌張地點頭道:「哦哦,對不起,耽誤你做事了。」他轉身倉皇離開,腳步有點亂。

他走後,一直沉默等在不遠處的沈雁西,不慌不忙地走過來,看了一眼牆上掛着的菜牌。「一碗麵條。」

「只要一碗麵條?」姜半夏掃了一眼他清瘦單薄的身板,忽然想起昨晚撞到他胸膛,硬邦邦的,把額頭和鼻尖都膈疼了,這種身材不知道抱起來有多膈手…….

不對,她為什麼要想到抱他?真是大清早在倉庫吃太多,飽暖思那什麼,不應該啊不應該。

「嗯,就一碗麵條。」沈雁西看到她又是獃獃萌萌的表情,像是走神到了九天之外,清了清嗓子,把她從沉思中喚醒。

「哦哦,我記下了。」姜半夏趕緊把腦子裡的古怪念頭甩開,還頗為心虛地擺出十分嚴肅認真的表情。

「哎呀,小夥子,正長身體可不能吃這麼少!再說了,麵條家家戶戶都能下,來了就吃點肉包子吧。」紅姐第一次看到長得這麼好看的小夥子,忍不住熱心多勸了幾句。

沈雁西聽到那句「麵條家家戶戶都能下」,莫名其妙有點緊張。

他一向認為,人只需要吃夠維持生命的營養成分,吃多和吃少都沒必要,所以從小對食物的需求很低,要是從前,他絕對不會為了吃飯專門跑這麼遠路。

何況正如大姐所說,一碗隨處可以煮出來的麵條,他為什麼要跟着一群吵吵鬧鬧的人來鎮上吃?

他不理解。

自從昨晚感冒,他的大腦就不太聽話了。

「你要是不想點也沒關係。」姜半夏見他又不說話,趕緊打了個圓場,省得他憋半天憋出什麼氣死人的話來。「去坐吧,一會兒就能上。」

沈雁西點點頭,轉身走了。

紅姐遺憾地嘆了口氣:「唉,我不該多嘴問,小夥子剛剛都窘迫得說不出話,應該是沒錢吃包子。」

「沒錢么……」姜半夏完全沒想到這方面去,陳皎月跟他同過學,家庭條件應該不差啊。

姜半夏轉念一想,他這麼熱愛學習,說不定家裡都是高級知識分子,這年頭的知識分子可不怎麼受歡迎。

看到他獨自坐到一張沒人的桌邊,瘦削孤冷的側影看上去有點可憐,姜半夏心裏有點不是滋味。早知道,她就直接記下一碗麵條,不問那句多餘的話了。

「半夏,你去給他端兩個包子,記姐賬上。」紅姐心裏過意不去。「他不跟人一起坐,多半是怕人多問,你自然點給他端過去,啥也別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