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 - 第2章 扛的不是包,是光榮

「你胡說八道!我身上沒味兒!也沒有眼屎!」李金桂氣得臉通紅,但又不太確定到底有沒有眼屎,心虛地抬手擦了擦眼角。

「沒眼屎,那你擦什麼?」姜半夏一臉認真地反問。

「我……我……」李金桂說不出話,又見周圍村民的眼神帶着嘲諷,嗚哇一聲哭了出來。

姜半夏小嘴一撇,眼神都懶得再給她,只用餘光打量着女主蘇夢瑩,想看看她會不會去安慰李金桂。

蘇夢瑩特別心軟,哪怕面對壞到骨子裡的人,她都找到合理的借口去當聖母。

「金桂,別哭了,擦擦臉吧。」

果不其然,蘇夢瑩取出手帕,遞給了李金桂。

李金桂反手一巴掌把手帕給打飛,還在蘇夢瑩手背上留下了一道紅痕。

「誰要你的臟手帕!」李金桂怒瞪着蘇夢瑩,遷怒怨怪道,「剋死全家的掃把星,誰挨着你站都倒霉,你離我遠點!」

蘇夢瑩收回手帕,捂着發紅的手背,委屈地垂下了頭。這幅嬌弱可憐姿態引起了村民同情,大家紛紛指責起攪事的李金桂。

「狗咬呂洞賓!人家好心給你手帕,你發哪門子火!」

「還有臉哭,這麼重要的場合帶着眼屎就來了,丟不丟人!」

「自己不講衛生,還笑話姜半夏愛乾淨,我看別讓她出面,要不人家還以為我們村姑娘都不洗臉刷牙、不洗澡呢!」

被點到名的姜半夏沒有落井下石,娃娃臉上神情肅穆,眼神堅定地看向遠方滾滾塵煙。「大家先別吵,車子要來了,有什麼意見等開大會再提。」

村民們驚訝地發現,今天的姜半夏一點兒都不尖酸,不張揚跋扈。

她綁着不出挑的麻花辮,穿着一身半舊衣服,小巧精緻的娃娃臉白皙素凈,一雙眼睛澄凈剔透得像琉璃珠,確實沒打扮,但不得不說,比在場的任何人都好看。

姜半夏挺直背脊看着遠方,沉穩又莊重,一句話就讓村民們停了嘲諷。

李金桂見勢不妙,只好收了哭聲,安安靜靜當透明人以免被趕走,偶爾看向姜半夏背影的眼神無比怨毒。

一輛大貨車搖搖晃晃駛來,剛停穩,副大隊長就張羅大家迎上前,幫忙拿行李、攙扶暈車的知青們下車。

「快幫忙拿行李!」

「我來我來!」

「放着我來!」

村民們熱情如火,姜半夏瘦小的身體擠在裏面,壓根搶不到活。

她今天來就是為了在人前表現,不做事怎麼能行!她沉着小臉,眼觀六路,終於看到不遠處有個黑色帆布包,一看就很重!

姜半夏二話不說走過去,扛起大包,差點壓垮脆弱的脊梁骨。

但看到村民們掃來震驚又讚賞的目光,還聽到有人誇她終於醒神懂事了,她還是咬牙告訴自己,她扛的不是包,是光榮!

誰知沒走幾步,肩膀忽然一松,有人從背後把她的光榮拎走了。

「你把光……咳,包給我!」姜半夏不滿地轉身,說完才發現搶包的不是村民,是一名高瘦清雋的男知青,他在金燦燦的太陽映照下,好看得發光。

「這是我的包。」男知青的聲音不大,在吵吵嚷嚷的人群中,顯得尤為清冽好聽。「有私人物品,我自己拿吧。」

原來是包的主人。姜半夏無奈點頭,只好轉身混進人群尋找新的苦力活。剛找到一個行李包,正要上手,蘇夢瑩又先她一步拎起來了。

「半夏,我來拿!」

姜半夏還在考慮搶不搶,不遠處的秦方明突然一個箭步跨上來。

「給我吧,怎麼能讓女同志幫我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