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 - 第3章 裝滿物資的倉庫

金燦燦的陽光灑在青年身上,給他本就清俊柔和的臉鍍上一層金光。他的眉眼五官並不深邃精緻,屬於溫柔親和類,可是他的神情又很淡漠,渾身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清冷氣場。

「沒有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他背着琴,拎着包,沒有跟任何人多說一句廢話,邁步跟上了遠去的大部隊。

人一走,李大河趕忙給李金桂使了個眼色,讓她趕緊跟自己去幹活。

「咦,這就想算了?」

姜半夏可沒這麼容易打發,這麼大一場委屈,她才不能白白受着。

見知青和村民們又有了看熱鬧的心思,姜半夏清了清嗓子,故意抬高了聲音,好讓所有人聽個清清楚楚。

「李副隊長,你侄女空口無憑誣賴我,你連證據都不問,立馬就能信她的話,該不會平時辦公也聽信親戚,親戚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那我就好奇了,你負責分工、計算工分、還有每年分發給各家各戶的票,會不會都是你們李家人說了算?」

姜半夏一頂大帽子扣下去,嚇得李大河背脊發涼。

當著這麼多人說他以權謀私,這是要把他和李家往死整啊!最可氣的是,死丫頭片子說的偏偏是實情!

「姜半夏你少拿大話嚇唬人!我大伯不幫我說話,難道幫你?」李金桂算是看明白了,姜半夏鐵了心不跟她維持面子情,她就乾脆撕破臉算了。「我只是看錯了,又不是故意冤枉你,你別得理不饒人!」

「你給我閉嘴!」李大河見侄女不但不低頭,還要衝上去犯蠢挑釁,氣得快跳腳。

姜半夏趁大家都在看,主動喊起了委屈。「你們連證據都沒有就誣陷我,被拆穿了還狡辯,是不是故意的,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你們想毀我的名聲,讓我家丟人又賠錢,現在說幾句漂亮話就想輕輕放下?哪有這麼容易。」

她認真的語氣並不急躁,說的又是事實,有幾個看不下去的村民就開始幫腔,讓李家叔侄女倆賠禮加道歉。

姜半夏目的達到,見好就收,立刻順着村民的好意說道:「我不要賠禮,只要你們在大隊喇叭公開道歉,在村口張貼正式的道歉信,我就不計較了。」

李大河和李金桂小眼瞪小眼,簡直不敢相信姜半夏要他們公開道歉,還一副大方得不得了的樣子,最稀奇的是,周圍的知青和村民居然還在幫腔,彷彿覺得這樣很合理?!

兩人還沒反應過來,姜半夏又已經拎着一名女知青的小皮箱,踢着石子兒走遠了。

前往集體宿舍的途中,姜半夏跟女知青很快就熟絡起來。

女知青叫陳皎月,來自望京,爸媽都是軍人,受家庭影響,身上自帶颯爽利落和一點點霸氣。

「半夏妹子,你太心軟了,要是我,肯定擼起袖子揍他們!」

「抬頭不見低頭見,我懶得計較了。」

姜半夏抿着唇甜甜一笑,眼睛彎成月牙狀,狡黠靈動又可愛。她只說她不計較,可沒說她爺爺、她爸、她哥都不計較。

何況她當眾讓村民懷疑李家以權謀私,不亞於在李家投了一枚小炸彈,夠他們全家老小好好急一場了。

「我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