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 - 第9章 知青隊伍下館子

胖嘟嘟察覺到姜半夏的目光,想起了老爸的吩咐,邁開小短腿撲騰到她身前,抬起圓腦袋一晃一晃。

「姜姐姐早上好,我大名叫陳健康,小名叫壯壯。姜姐姐好漂亮,我決定以後最喜歡姜姐姐!」

胖嘟嘟明顯遺傳了陳兵的高情商,說起好聽的一套一套,姜半夏呆萌小臉上表情認真,點了點頭應道:「謝謝你,我也決定以後最喜歡壯壯。」

一群人都笑開了,陳兵無奈笑容中帶着驕傲。「臭小子,就數你會討人開心,管都管不了!」

眾人說說笑笑,只有小秀一個人冷着臉站在旁邊,偶爾撇撇嘴,看姜半夏的眼神越來越不爽。

「陳經理,我有事想跟你說。」小秀走到陳兵身邊,立馬收斂了冷臉,訕笑着一臉討好。

兩人走到一邊,小秀眼珠子一轉,語氣卑微又討好。

「陳經理,我男人的傷已經好了,他這幾天也想明白了,不該跟姜師傅動手,他知錯了。您看能不能跟姜師傅說一聲,讓他回後廚幫幫忙,哪怕打個雜也行。」

「小秀,這不合規矩。我破例讓他回來,那以後大家想動刀就動刀、想砸店就砸店,我還怎麼管理?再說了,你讓我怎麼去跟老薑說?我沒那個臉!」

陳兵可不打算應這話,小秀男人饞酒,喝了就發瘋,姜建剛看不慣說了幾句,他就在後廚又吼又砸,還撈起菜刀嚷嚷着要砍死姜建剛。

要不是姜建剛五大三粗還膽大,一腳給他踹翻過去,還不知道他要鬧出什麼事。

「老薑的脾氣你知道,要是我說了,他撂挑子不幹,客人吃啥?」

聽到這話,小秀心裏一沉,忍不住嘟囔道:「姜師傅不是沒受傷嗎?我男人倒是被他一腳踹翻,差點把腰摔斷……」

陳兵一直樂呵呵笑着,只是怎麼都不鬆口。「小秀啊,你先好好上班,家裡有困難就更要認真工作。哎喲,你看我家那臭小子,又調皮了!」他說完轉身就走,沒再給小秀開口的機會。

小秀氣得低聲咒罵了一句「老奸賊」,沉着臉走到一邊,看到姜半夏那張稚嫩認真的臉,心裏一陣暗恨。

她男人在後廚幹了三年,犯了點小錯誤就踢走不用,姜建剛家的親戚啥也不會,說來上班就來上班,真不公平!

「姜半夏,你把桌子擦了,地掃了,把菜牌上的灰好好弄乾凈。」小秀端起老員工架子,走過去一通吩咐。

姜半夏看出小秀態度不好,頓了片刻,故意問道:「我們每天都分工合作嗎?我掃地擦灰整理菜牌,你跟紅姐……呃,好像沒別的事情做了呢。」

紅姐瞪了小秀一眼,轉頭對姜半夏說道:「別聽她瞎安排,衛生早就打掃過了。馬上到九點了,你看我怎麼做,很快就能上手。」

紅姐說著把門打開,掛上營業的招牌,不一會兒就有成群結隊的工人、旅客進店點菜。

樂平飯店是鎮上唯一一家飯店,早餐只供應饅頭、包子、湯麵。面的澆頭要看姜建剛前一天的心情,心情好,第二天就有炒得香噴噴的肉臊,心情不好,那就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