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 - 第1章 穿書

「她是死了嗎?」

「大哥,她好像沒氣了!怎麼辦?」

「不怕,大哥在。」

陸南笙覺得自己應該是被炸飛了,渾身輕飄飄的,沒有一點真實感。

耳邊還傳來幾句模糊的聲音,也聽不清說的什麼,眼皮也翻不開。

回想上一秒她還在實驗室做燒瓶實驗,火焰燃燒的時候,她像往常一樣記錄下實驗數據,可下一秒,燒瓶里卻跳動起了一道異常的藍色火焰光。

等她意識到不對勁已經來不及了,巨大的火球瞬間炸開,她也就成了慶大建校百年來第一個實驗時被炸死的女教授了,可以想像,明天的社會版新聞也許就會出現報道講她的生平。

陸南笙,女,30歲,從小天資聰穎,14歲就進入慶大天才兒童訓練班,修習大學知識。16歲出國在世界排名第一的學校攻讀醫學和物理學雙碩博學位。20歲發表多篇高影響因子的論文,25歲又獲得了當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年少得志,可謂眾星捧月般回國內母校任教,30歲便成了慶大最年輕的女教授。

「大哥,太好了,我們沒有娘了!但是我們以後去哪裡呢?婆肯定不會管我們的!」

「大哥,你怎麼不說話?」

「大哥,我餓了!」

陸南笙這次聽清了一些,好像有幾個小男孩的聲音在說他們娘,語調一會刻薄一會興奮一個沮喪。

忽然有個軟乎乎的東西摸她,陸南笙嚇了一跳,睜開了眼睛,入眼便對上了一個還沒有床欄高的小孩。

陸南笙張張嘴,卻發現自己有點發不出聲音,虛弱的憋了好一會才擠出了水字。

她一出聲嚇了旁邊站的兩個小男孩一跳,都沒想到她還能睜眼,大喊着鬼啊詐屍了就往外跑,跑到一半還回來把陸南笙旁邊的小豆丁也抱走了。

陸南笙很是無語,她有那麼嚇人嗎?

又過了好一會兒,陸南笙意識回籠,她在思考自己到底身在何處,這有點像一個破舊的茅草屋,難道她沒死成?不可能啊,她是親眼看着自己被炸飛的!難道她又轉世投胎了?

可剛剛那三個小孩是誰,他們好像很怕她,等等,他們身上穿的衣服,雖然又臟又破,但好像不是現代的款式?難道是穿越了?

不知躺了多久,破舊的茅草屋被人一腳踹開門板,一個粗拉拉的婦人扯着嗓門就進來了:「陸南笙,你還有臉喝農藥,老娘的臉都被你丟盡了,要死就快點死!死了還乾乾淨淨些!哼!」

陸南笙又被吵醒了,難道母親也在這?她驚喜的看了一眼,那婦人長的高又粗壯,穿着一身灰撲撲的粗布麻衣,大概常年風吹日晒,一臉雀斑,說話時嘴巴翻動着還有點喘粗氣,卻不是她母親。

「看什麼看,連你老娘也不認識了,你個賠錢貨,早知道當年生下來就應該聽你祖奶的,把你掐死省的讓你活着給老娘丟人!」那婦人又是一頓吐沫星子亂噴。

陸南笙背過身去不看她,在思考這是個什麼情況?

那婦人罵了一會罵累了,也不再搭理她,轉身去院里喊着:「大蛋二蛋三蛋,你們幾個死哪去了?快點給我滾出來!」

「婆,我不叫大蛋,我叫李承乾!」一個小身影不情不願的從旁邊更破小的一個茅草屋裡挪出來,說它是屋都是抬舉,因為它也就比雞窩大不了多少。

李承乾?陸南笙猛的一驚,這個名字,她好像有點印象,有一陣子學生里流行過一本叫《乾朝野史》的網絡小說,好幾個學生大半夜不睡覺的追更,白天太困起不來就翹課的。

陸南笙本着批判的精神也去網上找了這本小說研究,裏面的三個大反派老大就叫李承乾,更巧的是三個反派的惡毒娘跟她是同名同姓,為此她還鬱悶了好一陣。

「恁老娘都快死了,你們幾個傻蛋還在這亂晃,到時候沒爹沒娘你們就一起等死吧!趕緊滾進去伺候你們老娘!」李承乾被拎着耳朵丟進了陸南笙躺的茅草屋。

另外兩個小的一看大哥被揪着耳朵,衝上來想制止,奈何人小身上又沒幾兩肉,一點不費力的也被扔進了茅草屋裡。

末了,那自稱陸南笙娘的婦人將搖搖欲墜的門板子從外面一鎖就走了。

陸南笙瞟了一眼擠到角落裡的三個小傢伙,他們看着她的眼神里都是滿滿的厭惡恐懼和躲閃。

有一個想法在陸南笙的腦子裡蔓延,她張張嘴,清了一下嗓子:「李承乾?」

無人應答。

陸南笙想了想,又喊了一句:「李景煜?」

還是無人應答。

「小寶?」

本來以為還是無人應答,可突然響起一個弱弱的細微聲:「娘。」

結果立刻被兩個哥哥捂住了嘴,藏在身後,警惕的看着她:「你又想耍什麼花招?你要打就打我!」

「這是青山村嗎?」陸南笙不死心的又問了一句。

幾人除了瞪着她還是都不說話。

算了,如果自己猜的沒錯,她應該真的是穿越了,而且還是穿進了一本書里,成了三個反派的惡毒娘,整天變着花樣折磨虐待幾個孩子,難怪幾個孩子都這麼怕她。

《乾朝野史》原文里的陸南笙本是青山村的一個莊戶的女兒,意外邂逅了前來避難的未來大乾朝的開國明祖皇帝李明崇。

李明崇長相英俊,才華橫溢,哄的陸南笙意亂情迷。不到一個月,陸南笙就發現自己有了身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