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 - 第3章 人蔘

陸南笙將兒子抱在懷裡安撫一番,以防他想不開撒手,又用一節藤蔓將兩人牢牢綁在一起。

腳踩在剛剛看好的着力點,一手扒着上方凸起的岩石往上爬,幸好她以前在國外玩過幾次攀岩,看過不少攀岩技巧性的資料。

很多人都以為攀岩是以力量在岩壁上移動,事實上保持平衡更重要。

在這個基礎上,只要手腳同點,雙腳踩實,把控好動作的節奏,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害怕的話就閉上眼睛。」陸南笙中途還不忘安慰兒子。

「我不怕。」李景煜只是忍不住將陸南笙抱得更緊。

李承乾在上面看着陸南笙驚險萬分的帶着弟弟往上爬,大氣也不敢喘。

幸好距離不是很遠,兩人很快就上來了,李景煜半天也不願撒手,陸南笙只好抱着他回來。

李承乾抱着兔子,牽着小寶的手跟在後面走,覺得她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幾人回到家裡,陸南笙讓李承乾放下東西,帶着小寶先去洗手喝點粥。

自己將李景煜放到床上,他還有點別彆扭扭,非讓陸南笙把他放在自己平時睡的茅草堆上。

陸南笙先幫他大概檢查了一下全身,剛才在洞底昏暗也看不清,幸好除了腳腕扭傷腫脹,別處竟也沒咋受傷,應該是摔下去時剛好砸到了兔子身上吧!

李景煜掙扎着要起身,又被陸南笙一把按回去:「乖乖躺下吧!以後你們都在床上和娘一起睡。」

「不,不行!」李景煜搖着頭漲紅了臉。

「為什麼啊?難道你不想和娘一起睡?」

「不,不是的,我,我會···」李景煜結巴着就是說不完整話。

「會怎麼樣啊?」陸南笙好奇的問他。

「會,會尿床的!」李景煜低着頭好不容易說出來了。

陸南笙一聽就忍不住笑了一下,摸摸他的頭:「沒關係的,尿床了娘幫你洗乾淨就行了。」

李景煜抬起頭,可憐巴巴的望着她:「真的嗎?」

「真的!」陸南笙給了他一個堅定的眼神,讓他躺好,自己去盛了一碗粥端過來給他喝。

那邊小寶和李承乾坐在屋門口也在喝粥,陸南笙走過去看,發現李承乾下巴上的血跡已經洗乾淨了,可惜自己手邊也沒有藥箱能幫他處理一下傷口。

小寶看見她過來很高興,甜甜的對她說道:「娘,粥真好喝,你也喝。」

「好喝就多喝點,以後娘每天都給你們熬粥喝好不好?」

「好!」小寶大聲的回答。

李承乾有些皺眉,他剛剛回來就發現家裡多了幾斤糧食和一隻雞,但要是照這麼吃下去,估計三四天家裡就又要斷糧了。

如果不是家裡沒有吃的,他也不會一大早就帶着弟弟們去山上找,還害的弟弟為了追一隻兔子掉進山洞,命差點都沒了。

陸南笙像是看透了李承乾的想法,變戲法似的從袖口裡掏出一株人蔘,在兩個小傢伙面前晃了晃:「知道這是什麼嗎?」

「不知道!」兩人都有些茫然。

「這可以吃嗎?」小寶張嘴就要過來咬一口。

陸南笙快速將人蔘移開,順勢親了一口主動湊過來的小寶,小傢伙跟他兩個哥哥不一樣,臉嫩的像奶香小包子,真是太好團了。

「這個叫人蔘,是一種非常名貴的藥材,賣了可以換很多銀子,等娘賺了錢,天天讓你們吃肉肉好不好?」

李承乾聽了陸南笙的話有些不太相信,她也就沒有再解釋,起身去給自己盛了一碗粥喝。

折騰了一早上,她也需要給身體補充些碳水了。

至於李承乾這孩子,他一生下來就註定要背負很多。

攤上原主這麼個不靠譜的娘和渣爹,過慣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沒有安全感才患得患失。

不過以後有她在,這些苦難他都不必再嘗,承乾,他們欠你的,娘都會給你補上。

吃完飯,陸南笙打算去鎮上買點常用藥,小子們都太能折騰,得買點葯回來備着。

走之前她先去看了看李景煜的腳踝,腫的更嚴重了,雖然可以勉強下床,但強撐着走恐怕會更嚴重,還是留他在家休息吧!

她把三個孩子都喊進屋子裡:「娘待會要去一趟鎮上,你們有誰想和我一起去嗎?景煜腳受傷了就先在家休息吧!娘會給你買好吃的帶回來的!」

「我要去!」小寶總是最積極的響應陸南笙。

「不行!」李承乾第一個開口反對,陸南笙之前的信譽實在太差,如果單獨讓她帶小寶出去,小寶只怕有去無回。

景煜的腳受傷了也不宜走路,李承乾決定犧牲下自己,跟着陸南笙去。

如果是今天早上之前,陸南笙一個人走了再也不回來了,他們還求之不得呢!

但現在,他也有些動搖,有些看不懂陸南笙究竟想幹什麼,如果她是想用一時的好蒙蔽他們,再把他們其中的一個騙出去賣掉的話,那就讓他去吧!

反正他是認路的,大不了到時候再跑掉。

可如果陸南笙是去賣人蔘換錢的,他或許可以求她給景煜買點葯治腳傷,他願意賭一次。

「我想去!」李承乾鼓起勇氣說道。

陸南笙點點頭:「好,那景煜和小寶乖乖呆在家裡不要亂跑,等娘回來好不好!」

「好,我們不亂跑。」小寶很乖。

李景煜雖然沒說話,卻也是點點頭,目送他們出了門的那一刻起,就期望他們一定要回來啊!

陸南笙帶着李承乾就出門了,本來去鎮上的話村口會有驢車,坐一次一個銅板,半個小時就能到。

可陸南笙的名聲實在是太差,其他坐車的人看見她就啐吐沫,跟商量好了似的誰都不許她上車,她只好帶着李承乾走路去。

走路的話要走一個多小時,路上驢車塵土飛揚,兩人很快被揚的灰頭土臉。

陸南笙怕李承乾走累了想背着他走,可說啥他也不肯,自己一臉倔強的往前走。

「承乾,你累嗎?」

「不累!」

「可是娘好累啊!娘走不動了!」

李承乾不說話。

「這樣吧!坐車都要一個銅板,娘付你一個銅板,你背着娘去吧!」陸南笙覺的兒子總是一板一眼裝老成不太好,就想逗逗他。

李承乾今年才六歲半,長期的營養不良讓他瘦的皮包骨,個頭也還沒別人家五歲的孩子高。

縱是這樣當他聽見一個銅板也還是心動了,當即蹲下身子準備背着陸南笙。

陸南笙一看孩子這麼認真,忍不住有些心酸,上前一步拉起他。

本想一直牽着他的手走,可還沒走兩步就被他掙脫開了。

陸南笙只好祭出大殺器:「從現在起,你牽着娘的手不鬆開,走到鎮上娘就付你一個銅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