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 - 第5章 娶你

卸完東西陸南笙掏出一兩銀子給何大牛,可他死活都不肯要,平日里大夥租輛驢車也不過二十銅板,非要給的話他只收這個價。

可陸南笙手裡的銅板不太夠,正好明日還要去趟鎮上,便與何大牛約定了明日再包一天他的車,到時一起算錢給他,何大牛痛快的答應了。

何大牛一走,陸南笙拎着米面袋子進了屋裡,看見幾個小傢伙像做錯事了一樣,正低着頭站在一排等着挨罵。

「都怎麼了?站在這裡,景煜你腳還腫着呢!快回床上去躺着吧!」陸南笙將手裡的東西先放下。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不聽話,跑出去找兔子!你要要打要罰都可以!別打小寶,他什麼也不知道!」李景煜被他哥扶着,一臉悲戚戚的望着她說道。

「不要打哥哥,娘,打小寶吧!小寶不乖!」小寶哇的一聲又哭起來。

這幾個小可憐,也太像受氣包了!

「娘,景煜不是故意的,您別打他行嗎?」李承乾經過今天的相處,對陸南笙有了別樣的情愫,他試着替兩個弟弟求情。

「嗯,景煜,你確實有錯,但你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嗎?」

李景煜點點頭,可憐兮兮的。

陸南笙有些心疼:「景煜,你錯在腳受了傷還跑出去找兔子,娘不在家,只有你和小寶兩個人,萬一壞人傷害你們,娘趕不來怎麼辦!」

「你們答應娘,以後不管做什麼事,先保護自己的安全,若你們不小心受傷了娘會心疼死的!」

陸南笙過去擦乾小寶的淚,將兩人都抱在懷裡:「好啦!別哭了,雖然你們兩個有錯,但你們也都很勇敢,所以娘要獎勵你們!承乾,快去把咱們買的糖葫蘆拿來給兩個弟弟吃!」

幸好陸南笙之前見有賣糖葫蘆的買了幾串,要不然現在桂花酥沒了,她還真不知道拿什麼哄孩子。

圓潤紅亮的糖葫蘆一拿出來,立刻引得小傢伙們掉口水,從來只見過別的孩子吃,他們飯都吃不飽,哪配吃這樣的好東西。

「這真是給我們吃的嗎?」李景煜拿着糖葫蘆都不敢下口。

「快吃吧!一會化了!」陸南笙直接把糖葫蘆喂進李景煜嘴裏,一股難以言語的甜蜜在他嘴裏化開。

小寶早就舔的滿臉都是,嘴裏還嘟囔着:「娘,好甜,好甜啊!」

陸南笙趁着李景煜忙着吃糖葫蘆時,把他抱回床上,給他腳上抹了葯,讓他好好躺着休息。

李承乾把自己的那根糖葫蘆留在油紙里,打算留給兩個弟弟吃,然後主動去幫娘歸置買的東西。

陸南笙有點心虛把藥鋪掌柜送李承乾的桂花酥送人了,答應明天去鎮上再幫他買。

「不用了娘,我不愛吃桂花酥!」李承乾表現的毫不在意。

陸南笙記得,他小時候,李明崇還在青霞鎮時,給他買過福元鋪子的桂花酥,他明明很喜歡吃的。

晚飯陸南笙把她娘早上送來的那隻雞給燉了,幾個孩子都面黃肌瘦,需要營養。

這個朝代的香料不是很多,幸好家養的雞沒多大腥味,只用鹽簡單的調個味就能香掉牙了!

幾個孩子許久沒見過葷腥,都吃的滿嘴流油,陸南笙看他們這麼喜歡吃肉,打算明天再買點回來。

或者自己養幾隻雞供他們吃,幾個孩子都要長身體,以後家裡頓頓都要能吃到肉。

吃過飯,陸南笙把新買的衣服和鞋拿出來給他們試,幾個孩子都高興瘋了,有肉有糖葫蘆還有新衣服,都不太敢相信這是真的。

「承乾,你怎麼不穿啊?是款式不喜歡嗎?」陸南笙有點納悶,李承乾可是和她一起去買的,咋還不願意穿上試試。

「娘,我身上臟,我怕把新衣服弄髒!」李承乾雙手捧着衣服有點不知所措。

「那我也不穿了。」李景煜聽見哥哥的話,默默的把新衣服也放下了。

陸南笙笑笑,李承乾的擔心確實不無道理,別說幾個孩子了,就連她都感覺自己身上黏糊糊的,可家裡又沒有大桶能洗澡,外面的河水又太涼。

「那我們明天去鎮上買一個大桶回來,今天先湊合一下行嗎?」陸南笙和他們商量。

「嗯。」李承乾點點頭,可陸南笙能感覺到他是有些失望的。

陸南笙不捨得讓他們失望,打算去村裡看能不能先借一個澡盆回來用,便讓幾個孩子先在家玩,她出去看看。

剛一出院門,就看見有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她家院外徘徊,陸南笙大喝一聲給自己壯膽:「誰在那邊,快滾出來!」

那身影晃了幾下,猶猶豫豫的出來了,湊近了藉著月光一看,竟是村長家的兒子耿鴻。

陸南笙看見他便沒啥好氣,因為這個人總給她帶來麻煩:「大半夜在別人家門外鬼鬼祟祟,這便是秀才公的禮數嗎?」

耿鴻三歲就會背詩,又是村長家的獨苗,誰見了都要誇兩句這孩子真聰明,將來肯定有大出息,而家裡人也對他寄予厚望。

四歲便送去學塾開蒙,十三歲便考中了秀才,這樣的少年英才,當時可是連縣太爺都趕着來道賀了,只是後來朝廷沒落,群雄割據,科舉自然也被取消了。

可族人都對他充滿信心,覺的他如今雖閑賦在家,等將來恢復了科舉,他必然能大有作為。

耿鴻到了情竇初開的年紀後,突然對陸南笙一見鍾情,剛開始原主覺的他家裡條件不錯又是讀書人,對他也是有幾分意思的。

可後來李明崇出現,耿鴻一下就不夠看了,原主瞬間淪陷在李明崇的懷抱里,並且生了好幾個娃。

耿鴻知道後鬱結難耐大病一場,青山村的人這麼討厭陸南笙,也有一部分是為著耿鴻打抱不平,看那苗翠花便是如此。

但也不能說耿鴻只會添亂,畢竟原主最後能留在青山村,就是耿鴻在他爹面前苦苦哀求的結果。

「我,我就是聽說,你···我就是想來看看你,既然你沒事,那我就走了!」耿鴻一到陸南笙面前就結巴,轉身就準備跑。

「站住!」陸南笙喊住他想趕緊把話說清楚,否則將來定會後患無窮:「你以後不要再來我家附近,也不要再來找我,就算是在路上不小心碰着了,也請你躲的遠遠的,我一個帶着仨孩子的婦人,不想整日活在別人的閑言碎語里!」

「南笙,你···何至於此啊!」耿鴻聽了她的話有些不敢相信,身子搖搖欲墜。

「耿秀才,我和你本來就沒什麼關係,你真的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因為你只會給我帶來麻煩!」陸南笙除了在兒子面前,對其他男人都很漠然,更別提還會給兒子帶來傷害的男人了,早點有多遠滾多遠。

「南笙!我知道,我知道村裡很多人說你的閑話,我已經同父親商量好了,要娶你為妻,三日後媒人就來下聘!」耿鴻着急的辯白道。

「娶我為妻?!」陸南笙像聽到了個天大的笑話,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人到底有沒有腦子,就她的名聲再加上三個娃兒的娘的身份,娶了她等於以後仕途無望,他爹怎麼可能同意他這麼干!

「真的,我求了我爹三個月,以絕食相逼,爹他終於鬆口了!只要···」

「只要什麼?」陸南笙就知道有詐!

「只要你同意把三個孩子送走,我爹說他可以幫你換個新身份,讓你重新開始生活。」

陸南笙冷笑一聲,還在思考怎麼能說能徹底斷了耿鴻的這個念頭,便聽見有微顫的聲音喊她:「娘!」

李承乾單薄的小身影站在她身後,嘴唇咬的發白,身影被月光拉長。

「承乾,你怎麼出來了,晚上天冷,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