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 - 第6章 行醫

陸南笙以為是街上進了土匪作亂,正要踏出藥鋪門的腳又收回來,將幾個孩子扯到身後。

掌柜的離門口近,探頭一看,街上也沒土匪啊!

只瞧見幾個人着急忙慌的抬着個婦人朝醫館奔來,一旁好像還跟着個小姑娘,一直哭着喊娘!

等幾人進了醫館,一問情況才知道,原來是這婦人帶孩子回鄉探親的路上遇到了土匪,幸好被路過的幾位義士遇到,才得以逃脫險境。

只是這婦人被救時為了護着孩子,身前背後已中了好幾刀,這會子送到醫館也就剩下一口氣。

掌柜的見狀當即喊來坐堂的大夫,那老醫師顫顫巍巍的看了一眼,便下結論:「不成了,即便是華佗在世怕也救不活了!」

那婦人身側的小姑娘當即朝大夫跪了下去,額頭生生的在地板上砸出血,也像不知疼似的連哭帶喊道:「求求醫師,救救我娘性命,求求醫師,救救我娘性命,求求···」

大夫看這情況也是為難,醫者仁心,卻也不是什麼癥狀都醫的好啊!

「求求醫師,我爹死了,只能和娘相依為命,若娘也去了,那我絕不獨活!」那小姑娘還在不斷哀求。

大夫只能上前去查看那婦人的傷勢,一探鼻息,卻是連呼吸也沒有了,嘆着氣道:「已經沒氣息了,老朽實在無能為力了!」

那小姑娘一聽,像是渾身被抽空了一樣,跪着爬回到她娘身側,滿眼絕望的看着她娘的臉,突然從衣袖裡拿出一支匕首,朝自己刺去。

幸好送娘倆來的一個大漢心細,眼疾手快打飛了匕首,攔住了小姑娘尋死!

陸南笙站在一旁看着,雖然她是接替原主成為三個孩子的娘,卻是真的有了身為人母的柔軟心腸,既然遇上了想必也是緣分一場。

於是輕聲囑咐身後的三個孩子:「承乾,娘想去試試能不能救躺在那裡的那位嬸嬸,你能幫娘先照顧景煜和小寶嗎?」

「娘會救人?」看到此幕的李承乾自然也是可憐那對母女的,只是陸南笙的話還是讓他忍不住發出詫異。

在他的認知里,從前他娘除了長的有幾分姿色,什麼活計都是不會做的,日常就是變着法折磨他們兄弟,如今雖然不再打罵他們,可治病救人這樣的難事,娘居然也能做到嗎?

陸南笙笑着沖李承乾眨眨眼,算是解答他的疑惑。

李景煜也聽到陸南笙的話,瞬間嘴巴大張能塞下雞蛋,想問些啥又不知能不能問。

只有小寶皺着眉頭:「娘,那個小姐姐好可憐,她沒有娘了!小寶不能沒有娘!小寶要和娘一直在一起!」

陸南笙團了一這個小糰子的臉,這小傢伙也越來越黏她了。

安置好三個孩子,陸南笙走到那尋死不成的小姑娘面前,輕拍了下她的肩膀柔聲道:「小姑娘,我曾學過些淺薄的醫術,興許能救你娘,你可願讓我一試!」

小姑娘聽了她的話眼睛裏瞬間有了神采,陸南笙此時的話就像是她落水時的浮萍,黑暗裡突然照進來了一束光。

她立刻緊緊的抓住陸南笙的衣袖:「姐姐當真能救我娘?」

陸南笙搖頭:「我不敢保證一定能救活,但會拼盡全力試試。」

想了想,她又加一句:「我有三個孩子,身為人母,我能明白你若離了娘,會有多痛苦絕望!」

小姑娘這才注意到一旁站的三個小郎君,當即對陸南笙磕頭叩首鄭重道:「求夫人救我娘性命,若我娘還能活下來,崔令芙在此起誓,今生願當牛做馬報答夫人救命之恩,若有違背,天人共怒不得好死!」

崔令芙,陸南笙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好像是原書中李明崇為李承乾選定的王妃。

崔令芙出身武將世家,父親崔靖本是家中嫡長子,可因他親生母親早亡,親爹第二年便有了續弦,後母入門半年產下一子。

而後後母開始明裡暗裡的給崔靖使絆子,崔靖不懂後宅的那些彎彎繞繞,被後母算計的走投無路,就投去李明崇麾下參了軍。

起初只是個小小監軍,後一路劈荊斬棘驍勇無比,九死一生卻也一路晉陞成李明崇的心腹大將,大乾朝建立後,崔靖被封為正一品驃騎將軍,位比三公。

崔靖的軍功是毋庸置疑的,可在為人父這件事上跟他親爹沒啥兩樣,當年他被後母陷害鬱結,直接拋棄家中妻女留她們在那個虎狼窩,自己一走了之,差點沒害的她們被繼婆母磋磨死。

崔靖的妻子好歹也是出自當世名家望族的,其父乃當世大儒邵淵明,因身體不好一直隱居在青霞鎮不遠的一處山林中休養。

當初原主之所以能在此地偶遇李明崇,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李明崇敬仰這位大儒,特來此地請他出山,好為自己博點名聲。

大乾朝建立後,邵淵明雖然沒入朝為官,可是他的兩個兒子邵光赫和邵修傑都頗承其父之風,一個做到了正二品內閣學士,一個做到了正三品翰林學士,下面子侄也都相繼科舉入仕,可謂滿門文官清流。

再說崔令芙本人,那也是難得一見的,堅韌明智的奇女子。從小被繼祖母剋扣銀錢,亂扣罪名,母親軟弱不敢反抗婆母,父親離開數年無消息,是她為母女倆在這腌臢的大家族裡掙得一席之地。

一開始日子過的頗為艱難,可慢慢的她靠着祖父微弱的寵信站穩腳跟,後來連祖母都對她有些忌憚,恰好此時傳來父親不知真假的死訊,祖母便用了她沒法反抗的手段,將她和母親從崔家趕了出來。

母親一介婦人,如何帶着一個孩子在這亂世中生存?

於是母親只能千難萬險帶她去投靠外祖家,一路上靠着崔令芙的機智過人,兩人喬裝改扮躲過重重危險,卻在青霞鎮外不慎遭遇土匪,原書中崔母為救崔令芙而喪命。

崔令芙悲痛欲絕,幾次失去求生意識。

後來還是外祖家舅舅查出,此次土匪刺殺是和崔家祖母有關,崔令芙得知後靠着復仇的恨意活了下來。

之後她更是靠着自己一步步的謀劃,利用皇子爭權,將崔家滿門送上斷頭台,連同她那拋妻棄子的親爹也沒放過,內心不可謂不強大。

只是做完這一切後她便自殺了,若她沒那麼早死,只怕最後的局面,李景桓也沒那麼輕易坐上皇位。

後來李景桓登基後還曾如此評價過崔令芙:崔令芙一人智計,可抵三軍將帥之才。

李明崇最初為長子李承乾選定個有這樣背景的王妃,最初也算是有幾分真心為他想過的,可這麼做卻也讓他成了奪嫡之爭中的靶子。

李承乾從小被原身養的極度敏感,又自卑又沒有安全感,輕易便被皇后所生的嫡二皇子設計。

用了個柔弱可人的官家女子纏住李承乾,等那女子懷孕後又用計毒害,藉此搞臭李承乾的名聲,讓他背了個殺妻害子的大黑鍋,再無好人家敢將女兒嫁與他。

陸南笙想到這些,看了一眼正悲痛的小崔令芙,又看了一眼大兒子李承乾,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之遠,若她知道了這些還不為兒子謀劃些什麼,便真是對不起自己的傻兒子了。

於是陸南笙點點頭站起身去同掌柜的商量,是否方便藉此地一用。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