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 - 第7章 黑市

陸南笙一直緊繃著的那根弦,此刻才放鬆下來。

安排好崔令芙,她出了房門,三個兒子和仁善堂的大夫都在外面等着。

那老醫師迫不及待的上前來詢問病人的情況,陸南笙也懶得解釋,直接讓他進去給崔母把把脈,自己就能判斷出個大概了。

崔母身上的衣物雖被剪去,前後卻纏了不少紗帶,還蓋着個全新的棉被,倒也不忌諱請脈。

等那老醫師一進去,三個小傢伙就跑來圍着陸南笙問:「嬸嬸好了嗎?」

陸南笙告訴他們:「嬸嬸很好,興許明日就能醒來了!」

兩個大的小傢伙聽完都有些暗暗的興奮,又不好意思讓陸南笙看出他們覺的與有榮焉。

只有小寶大聲誇讚娘好厲害,陸南笙把他抱起來親了一口。

很快那老醫師就從病房出來了,而剛才不在這的掌柜也在此時過來了。

老醫師當即表示從沒見過這樣厲害的女大夫,當世名醫中若論醫術,只怕也只有神醫谷的那位東家能與之相較了。

掌柜的也是驚訝,陸南笙的醫術居然那麼厲害,必死之人都能救得活,當下不敢再小瞧了她,一臉的恭維:「真想不到夫人竟還有這樣驚世的醫術,之前真是在下見識淺薄了,還望夫人見諒!」

陸南笙擺擺手:「這不算什麼,倒是借用了貴堂那麼多物品,給您添了不少麻煩!這樣吧,您待會列個明細,我同之前答應的二十兩人蔘錢,一起折算了銀錢給您!」

掌柜的只覺得老臉火辣辣的,他此刻看着陸南笙那就是一棵行走的搖錢樹,哪還肯再提之前斤斤計較的事。

當即表示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夫人忙了這麼久肯定累了,我在後院備了些簡單的飯菜,不如先帶幾個小公子去用些飯菜休息一番!」

陸南笙也沒駁掌柜的好意,反正這會到飯點了,三個小傢伙肯定也餓了,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掌柜的說是簡單的飯菜,卻是從青霞鎮唯一的大酒樓,醉仙居叫的一桌席面,雞鴨魚肉的擺了一大桌。

幾個孩子一下沒見過這麼多好吃的,都有些不敢上桌。

掌柜的一看便識趣的出去了,留陸南笙和幾個孩子單獨用飯。

陸南笙讓他們敞開了肚子好好吃,幾個孩子便都餓狼般撲向了飯桌朵頤去了,只有李承乾注意到她娘拿了個空碗,單獨撥了一些清淡的飯菜出來。

等他們吃完,陸南笙讓兩個小的先去旁邊的軟榻上休息會。

單獨把李承乾留了下來:「承乾,你還記得早上來求救的那個小姑娘嗎?」

李承乾點點頭。

「她一直守在病床前,肯定還沒吃啥東西呢,娘剛剛留了一碗飯菜,你去幫娘送給她吃點,然後待在那,幫娘照顧她一會兒好不好?」陸南笙暗戳戳的幫兒子製造機會,在未來媳婦面前刷好感。

「好。」李承乾沒想太多就答應了,接過飯菜就出了門。

因為醫館裏的突髮狀況,陸南笙今天的安排都被打亂了,她今天晚上得留在仁善堂,以防崔母半夜有什麼突髮狀況。

跟掌柜的一說他便同意了,還給陸南笙母子幾人安排了廂房。

縱是自家老大夫信誓旦旦的說病人的命是保住了,可現在人都還沒醒過來,他也怕病人半夜再出意外,正想找陸南笙商量這個情況,她就主動提出來了,掌柜的自然沒啥可說的了。

陸南笙趁幾個孩子休息,出去找了何大牛一趟說了醫館的事,又給他一兩銀子算這兩日的包車費和預付的買棉花加工被子的錢。

何大牛直說用不了那麼多,陸南笙堅持讓他先收着,說是過幾天可能要麻煩他幫忙送一趟人,這些都是定金。

回去路上,陸南笙看到有一家賣刀劍的兵器鋪,這個時代的黑市上是已經出現了火銃的,只是因為無法控制火藥的用量和製作工藝,生產出的火銃數量很少,多數還被用在軍中。

陸南笙在這裡聞到了火藥的味道,雖然量不大,但她還是敏銳的捕捉到了。

進去轉了一圈,鋪里的夥計問陸南笙是不是來買菜刀做飯,還給她展示了幾把店裡賣的好的。

青霞鎮人不多需求少,所以兵器鋪也兼賣些日常用的刀具。

陸南笙家裡也確實需要,便買了兩把,一把切生肉,一把切素食。

夥計看陸南笙一下買兩把,還以為是大戶人家,趕緊殷勤的幫她包好,還送了塊磨刀石。

陸南笙收下菜刀又問道:「你這除了菜刀還有什麼稀奇玩意嗎?」

「客官指的是哪種稀罕玩意?」夥計跟陸南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