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穿書反派惡娘後:我每天都在洗白] - 第9章 找事

陸南笙示意幾個孩子坐在車上不要下來。

自己不緊不慢的跳下車,朝兩個怒氣沖沖的婦女迎過去:「呦!這不是大嫂二嫂嘛!咋突然這麼大火氣呀!難道是因為我前日買了糧沒去孝敬爹娘,這說起來是我忙忘了,我待會就去給爹娘送孝敬!」

陸南笙這話說的,村裡誰不知她早被爹娘趕出了家門,現在聽她的意思買了東西還知道去孝敬爹娘,有幾個圍觀的人甚至覺的,她還算是有點良心。

「呸!誰稀罕你那點糧!還不都是我們辛辛苦苦掙的,卻被娘私下貼補給你,天啊!我這是嫁了個啥樣的人家啊!我命苦啊!我不活了!」大嫂作勢要一頭撞死,卻被眾人攔住,尋死不成便一屁股坐到地上,哭天抹淚。

原主陸南笙有兩個大哥,早已成親多年,只是這大嫂二嫂與原身都不怎麼對付,日常多有爭吵不和。

從前兩個嫂嫂就很嫌棄陸南笙在家裡躲懶,不愛上工不愛做家務活,還整日跟人不清不楚的,家裡人給她介紹的對象都瞧不上,眼高手低。

原主也覺得很委屈,自從兩個哥哥成親之後就被嫂嫂們攛搗的與她離了心,娘也總幫兩個嫂嫂說話不疼她了,家裡再也沒了她的容身之處。

直到有回,她在家因為點小事又與大嫂吵了一架,便跑出去了。

然後就遇到了李明崇,連生仨娃後被拋棄,在外面活不下去了,只能帶着幾個拖油瓶回到娘家村裡苟活,最後還被那些閑言碎語逼死了,直到來自21世紀的陸南笙魂穿到她身上。

現在這位陸大嫂又上門來撒潑,整這一出讓圍觀的人都看的津津有味,還在那對着她指指點點。

接着,一旁站着的陸家二嫂就開口了:「南笙啊,二嫂也不是嫌你打秋風,畢竟你沒婆家,自己帶着仨孩子過的也不容易,可是說到底,你和爹娘已經斷絕關係了,再這麼大手大腳的花陸家的銀子不太合適吧!畢竟爹娘也老了,手邊得留點銀子防着個頭疼腦熱,你說是吧!」

是個屁啊!

陸南笙算是看出來了,這兩人就是來挑事的,竟然說她在娘家打秋風,還暗示她敗壞家裡的門風,在外面跟人生了三個沒爹的野孩子。

「二嫂,你這話說的不妥吧!你何時見我上門去問爹娘要銀錢了!我家窮的吃不上飯時,也不曾見兩位嫂嫂上門接濟過一二,倒是現在剛買點糧食家用回來,兩位嫂嫂就着急上門了,這不知道的還以為嫂嫂們在我家門口吵鬧,是想來占我們娘幾個的便宜呢!」既然她們來者不善,陸南笙也不打算給她們留臉面了,不就是撕逼嘛!

她就不信她還罵不過兩個大字不識的村婦。

聽了她的話,本來還坐在地上乾打雷不下雨的陸大嫂立刻就蹦起來了:「你是沒上門要,可我前日親眼看見娘給你送了一大包東西,裏面有糧有肉還有二兩銀子!」

這話一出,陸南笙就笑了:「大嫂怎麼知道的這樣清楚,難道娘拿東西的時候你也在,哦!莫非是大嫂可憐我們讓娘給我送的,那我可真是要謝謝大嫂了!」

「你胡說!我才沒有讓娘給你們銀子,你傷風敗俗都被家裡趕出去了,還想花家裡銀子!」

「哦!不是大嫂讓送的,那大嫂怎麼知道此事的,簡直就像親眼所見一樣,莫非是大嫂在後面偷偷跟着娘?真不知道大嫂還有這癖好呢!」陸南笙說完,圍觀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陸大嫂鬧了個大紅臉。

陸二嫂趕緊出來救場:「南笙,大嫂她偷偷盯着娘是有錯,可你拿了家裡東西,花了家裡銀子也是事實!」

陸南笙看了她一眼,她這個二嫂倒是比大嫂精明多了,估計今天來鬧事,都是她在背後攛搗的,只是她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是想要東西要錢,為何不先私下找她要,特地挑了個大家都不咋忙聚在河邊洗衣的時間來鬧,難道是為了毀她名聲,可她還有名聲可毀嗎?

「二嫂,娘是給了我二兩銀子,只是這二兩子是我跟娘借的活命錢,那日我被人活活逼的喝了農藥,要不是娘可憐我恐怕早就已經死了。」

「借的,那你還嗎?」陸二嫂直接問重點。

只是她這話一出,圍觀的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她,彷彿在說人家都被逼的喝了農藥,哪怕是做錯了事被家裡趕出來,你個做嫂嫂的就算不關心一二,也不能落井下石吧!

陸二嫂話一說出口,也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

「還,我當然會還!」陸南笙表現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看得人不禁心軟三分:「有些事一直沒有說出來,就是不想大家可憐我們母子!可今日,我實在不想再忍下去了。」

「娘!」李承乾領着兩個弟弟不知何時跑了過來,看見陸南笙在哭以為她被人欺負了,幾個小傢伙上前都想安慰她。

陸南笙摸摸仨兒子的頭:「娘一直沒告訴過你們爹的事,今日索性就告訴你們吧!」

「你爹他是個孤兒,有一回娘去山上砍柴,差點被毒蛇咬了,是你爹救了娘,從此娘心裏就有你爹了,而你爹也恰好對娘有意。」

「後來娘一直在等着你爹上門求親,可是他當時在跟着一個貴人做事,身不由己,便遲遲不能上門提親,他也怕就此誤了娘的終身,想跟娘斷了往來!」

「可是娘始終忘不了他,就一直沒成親,直到緣分讓我們又一次遇見,娘才知道你爹他也一直沒忘了娘,當時娘正好被家裡逼婚,又在家被人欺負的沒有容身之地,便決定不顧一切逃婚嫁給你爹!」

「我和你爹雖然沒有三媒六聘,卻也對着月娘娘拜了天地,再後來就有了你們三個,爹和娘都特別開心有了你們,決定一家人要好好過日子。」

「可天不遂人願,你爹他突然就被官府招兵的人抓走了,從此娘就再也沒見過你爹,後來有消息說他死在戰場了,娘一時接受不了差點尋死,那段日子娘差點熬不過來,還經常對你們發脾氣,都是娘的錯,都是娘不好!」陸南笙說著蹲下身子,抱着三個兒子抱頭痛哭。

「但是,娘現在已經挺過來了,以後娘只想好好把你們養大,你們能原諒娘從前犯的錯嗎?」陸南笙這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