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 - 第10章 小喵喵也知道害羞

剛剛白淼淼把他放在桌子上的時候他就醒了,桌子太硬了,墊了件衣服也無濟於事。

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床,他想挪個地方,但奈何腿傷,動不了。

也罷,這塊也勉強將就。

池笙將自己兩隻前貓爪攏了攏,揣了起來,開始閉目養神。

若不是剛剛那個小丫頭和那個老頭救他,他可能性命難保。

二房那兩個兄弟,他記住了,敢乘着他妖力不穩,化成原型的時候偷襲他。還將他扔到下界,想讓他自生自滅。

就算是沒遇到白淼淼他們,他也定不讓自己遭了那老虎的攻擊。不過是區區一隻畜牲還敢窺欲他的妖丹,想要增進自己的修為,痴心妄想。

池笙是上界修仙大家之一——池家的小少爺。因着他母親是妖界的,所以他是個半妖,每月十五,便會妖力不穩,化成貓妖。

這些年,人界與妖界有些許緩和,妖界大族會將子女送到人族的上界,與其聯姻,以求平安穩定。

池笙的母親不同,她是自願的。據說她年少時化作原型來人界遊玩,遇見過池家主,從此匆匆一瞥,一見傾心。

回到妖界後念念不忘,利用家族人脈找到了池家主。成年後以自己家族一半的財力為要求,自願與池家主聯姻,隨後便有了他。

彼時,池家主還未成為家主,只得聽家人的命令,乖乖迎娶。無人知道他是願意,還是不願意,不過此後他再未納妾。

池笙不知道父親是不是十分厭惡他與母親,每次與他見面都是冷冷淡淡。雖然吃用上從來沒有虧待過他們,但感情上似乎沒有一點付出。

反觀母親,每次遭了冷遇,也從不氣餒,依舊熱熱切切地往上趕。

母親常說,父親就是面冷心熱,其實是個頂好的人。池笙感覺不出,下人們顯然也沒感覺到。

一個個表面對他畢恭畢敬,私底下罵他是妖怪,是下賤的種族。

二房三房也對他頗為不待見。但他是嫡子,他們不好明面上動手,如今他13歲了,再過兩年可以擔任少家主了。

二房的人迫不及待對他下毒手了。

呵,他偏不能如了他們的願,等他回去了,必會十倍百倍的還回去。

池笙心裏正磨刀呢,白淼淼推開房門進來。

看着白喵喵揣着毛絨絨的小手,知道它剛剛醒了。將準備好的瘦肉粥往桌子旁邊一放。

沒辦法,沒有牛奶,這貓看着也小,弄魚肉糜也沒有時間了。只好將往粥裏面加點瘦肉,多燉煮一會兒,將肉煮爛,待會兒貓咪好下口。

白淼淼將碗往前推了推,然後拿着小勺舀了一點,往貓咪嘴邊送。

池笙睜開眼睛看了看她,然後低頭嗅了嗅味道。還挺香,也罷,吃一點也未嘗不可。

看見喵喵吃了,白淼淼很高興,她在裏面加了井水,吃了對貓咪有好處。

池笙伸着**的小舌頭,一點一點地舔舐勺子上的粥。吃完了,白淼淼再給他舀一勺。

等到只剩下小半碗的時候,白淼淼將勺子伸過去,喵喵怎樣也不張嘴了,而是舔了舔身上的毛,不理她。

猜着喵喵應該是吃飽了,白淼淼將碗收到廚房,便回房間製藥了。

東西都放在了她自己房裡,所以她做什麼池笙也看得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