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 - 第7章 想個辦法學醫

白淼淼全程乖乖微笑,倒不是她不想說,只是看着這兩人你來我往,實在插不上話。

小丫頭把書往原地方一放,衝到白秀才跟前,眨巴着眼睛望着他。

看着女兒過來了,白秀才把書拿好,摸了摸女兒的頭,輕聲道:「淼淼久等了吧,我們回家。」

她過來可不是為了馬上回家的。

白淼淼用盡畢生之演技,小手抓住白秀才的衣袖,用力咳嗽了幾聲,硬生生給自己咳出幾滴晶瑩的小淚珠。一邊咳還不忘說剛剛想好的台詞。

「咳咳,爹爹,我好像又病了,咳咳!」小丫頭邊咳邊泛淚花,眼角都紅了,看着可憐地不得了。

白秀才連忙放下書,拂袖摸上女兒的額頭,不燙,今日晨時也看過的,並無大樣。可是上午他在上課時受了風寒?

「淼淼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身上感覺如何,冷不冷?」說著還摸了摸她的小手,確是有些冰。

白淼淼乘熱打鐵,裝作有氣無力道:「爹爹,我冷,要去看病。」

白秀才搓了搓她的小手,然後捂了捂,「好,爹爹這就帶你去看大夫。」

——

「砰砰砰——」

「看病還是抓藥啊?」

眼見着一個頭髮斑白的老人正在院子里拿着葯杵咚咚咚,頭也不帶抬一下的就問他們。

「雲大夫,打擾了,淼淼有些不舒服,想讓您看看。」白秀才抱着女兒走到老人跟前。

老人這才抬起頭,瞟了瞟白淼淼,然後繼續杵葯,好一會兒才道:「你女兒已經好了。」

蕪湖,被識破了,白淼淼並不慌,一雙小手捂住嘴巴,又開始咳嗽起來。

看着女兒的小臉咳得通紅,白秀才連忙道,「雲大夫,您再看看,淼淼都咳成這樣了,怎麼會無事呢。」

雲菘藍眉頭一皺,放下手裡的杵子,端着磨好的藥粉準備進屋,接着轉頭說了一句,「小丫頭跟老夫進來,白秀才你先在外面等着。」

白秀才滿臉憂心,看向女兒,「淼淼不要怕,雲大夫只是面冷心熱,實則是個頂好的人,爹爹就在外面等你,有事就喚爹爹。」

爹爹不在,正和她意,白淼淼連連點頭,末了還抱了抱美人爹爹才進去。

屋內到處都是藥材藥罐,白淼淼一進去,一股濃厚的藥味撲面而來,帶着植物的清香,倒也不難聞。

向里走進偏房,雲菘藍正在將磨好的藥粉倒進罐子里,聽着聲音知道她進來了。

「說吧,小丫頭,裝病,還把你爹急得夠嗆,你想幹嘛?」

眼看着被戳穿了,白淼淼也絲毫不急,她才三歲,她有什麼壞心眼呢?

小丫頭睜着大眼睛發射星星,糯聲糯氣地說:「雲大夫,我想跟你學醫。」

雲菘藍裝葯的手一抖,「就你個小屁孩,還想學醫?白秀才知道嗎?快走快走。」

白淼淼鍥而不捨,「不要,淼淼不想生病了,生病很難受的。爹爹說是雲大夫治好淼淼的,雲大夫很厲害,淼淼要跟雲大夫學習。」

很顯然雲菘藍沒放在心上,只當是小孩胡鬧,隨手抽了一本藥材講解書,往小丫頭面前的桌子一扔。

「你把這個拿回去看,三日後老夫來檢查。」反在她也不認字,估計沒多久就放棄了。這丫頭從小到大的病都是他看的,這點小事還是清楚的。

白淼淼眼睛一亮,這是有機會啊,背書什麼的,小意思。想當年,她期末考試前一天學完背完一本書的能力可不是蓋的。

小手趕緊抓住書本,往懷裡一抱,「說好了,若是三日後淼淼能答上來,雲大夫就要教淼淼怎麼治病!」

說完還覺得氣勢不夠,又加了一句,「騙小孩是要吞針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