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 - 第9章 就叫白喵喵吧

落日時分,夕陽漸變,太陽隱藏在雲層之下,透出一片橘紅,沾染着天空與大地,連帶着白水村也成了暖色調。

彼時白淼淼也無心欣賞這日落美景,到了雲菘藍的住處後,她先將白貓放下,然後仔細檢查其傷口。

傷口較深,雖沒有皮膚全層暴露,但範圍較大。右後腿有一道食指長的口子,正滲着血,在其一身雪白的毛髮下極為顯眼。聯想到方才這隻白貓遇險沒有第一時間上樹或者逃離便可知曉,它這條後腿怕是受傷極重,得趕緊治療接骨。

白淼淼還沒學到一接骨這一處來,更何況是給動物接骨。於是她匆匆給白貓清理了一下傷口,餵了點井水,然後由雲菘藍來進行接骨。

這個時代雖有麻沸散,但還未試過給動物用的,白淼淼將一塊布塞進白貓的嘴裏,以防止它待會兒疼醒了亂咬。這樣容易扯到傷口。

雲菘藍扯起衣袖,開始接骨。

全程白淼淼目不斜視,安靜學習雲菘藍的手法。只見白貓嗚咽了幾聲,但並未醒來。

「好了,不知道何人如此狠毒。這貓體內受了重傷,傷着了臟腑,現在腿雖然接上了,但還需修養許久,否則只怕命不久矣。」雲菘藍放下手中的繃帶,嘆息着說道。

命不久矣,這話怎麼這麼耳熟。白淼淼想到自己剛來的時候,那時她暈的迷糊,就聽到雲大夫說她可以準備後事了。

她原本就是個喵星人狂熱分子,在現代的時候也餵養過不少流浪貓,只是父母不讓養,她只能盡己所能多給他們喂點貓糧和火腿腸。

如今不一樣了,她會醫術,再說了她還有井水,定能治好它。白淼淼握了握拳頭,一字一頓道:」師傅,這隻貓咪就交給我吧,我一定能把它治好的。 ”

雲菘藍拂了拂長鬢,心裏想着倒也不是不可以,乖徒弟還沒有治療過動物,就當是給她一個鍛煉的機會。而且那隻白貓受的可不是輕傷,應該是上面的人做的,他不好救助,交給淼淼治療也好。

他思忖着說道:「也好,那就交給你了。」

白淼淼向師傅一附身,然後輕輕地將白貓抱起,帶回家。

——

回去的路上。

「淼淼,你為什麼要救這個傻貓,你有我還不夠嗎?哼唧!」白澤看見白淼淼如此小心地抱着那隻白貓,心裏開始吃味。以前都是他的位置的。

四下無人,白淼淼平靜地說道:」有你如何,一隻小貓咪而已,你還看它不慣了?再說了,它現在受了重傷,得趕緊醫治。「

白澤繼續哼唧,淼淼變了,不只疼愛他一個了。

雖然也沒怎麼疼愛過,但他不承認。

快步趕回家,白秀才坐在廊下看書,遠遠看見女兒回來了,將手中的書一合,笑着迎接女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