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 - 第1章 穿書

暴雨接連十數日不歇,極北之地的北溟海濁浪喧天。

巨龍在電閃雷鳴的雲層中騰飛翻滾,怒極長嘯,挾起的烈風再度掀起一波滔天巨浪。

浪頭撲下,蜿蜒不見首尾的海塘大堤盡數決堤,暴雨傾瀉、海水倒灌,流歸原哀鴻遍野。

無數妖族順着浪頭向高處狂奔,足音轆轆,驚天動地,整座流歸原都為之震顫,不少妖族尚未奔出多遠便被潑天洪水吞沒,掙扎都來不及便直接沒頂。

和驚慌失措的眾妖不同,零星幾個狐族妖修立在數丈高的矮崖上,定定望着雲層中猶自翻滾的巨龍,面色各異。

他們身邊停着一艘烏篷船,是他們保命的依仗,只待水波漫至腳下便立即登船。

打眼望去,這幾隻狐妖氣質迥異,被拱衛在正**的並非是最為年長成熟的白髮狐妖,反倒是狐族裡最不起眼最矮小的那個穿灰罩袍的小姑娘。

這小姑娘叫塗山綏綏,乃是塗山狐族新上任的族長,年紀極輕,換做人族的年紀,將將十二歲而已。

風急雨驟,塗山綏綏攏緊幾欲被風扯脫的灰色罩袍,好生遮住在一眾同族中顯得極為惹眼的容貌。

並非是她姿容傾城,只因長相過於平凡,反倒被一眾絕色襯的不忍直視。

當年見慣了風浪的前任狐族族長初見塗山綏綏,沉默半晌方才斟酌評價道:「世人皆知我狐族向來以美貌著稱,自族群誕生至今,還未見過這般……這般與眾不同的樣貌。」

……雖然聽起來算不得誇獎,但也是為了塗山綏綏的自尊心操碎了心。

塗山狐族遮雨避雪的罩袍均由皮毛所化,亦保留了自身的毛色。一眾披着火紅或雪白罩袍的塗山狐族,將披着灰色罩袍的塗山綏綏拱衛於**,被其他鮮亮純粹的顏色一襯,更顯得她身上那抹灰色陳舊暗沉,很難令人不懷疑她的本體毛色蕪雜。

好在塗山綏綏雖然不好看,卻能用氣勢填補這塊短板。

方才有那麼幾個妖修,別看修為不見得多高深,卻妄圖仗着自己身強體壯,意欲趁亂劫狐族的船,均被塗山綏綏輕輕鬆鬆徒手掀掉了頭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