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 - 第2章 塗山綏綏

在一片「族長威武」的歡呼慶賀聲中,塗睢睢臉上的血色驟然褪盡,幾欲作嘔。

再環顧四周,被海水漫的已經沒多少落腳之處的崖頂上凍滿了冰棱和鮮血,剛潑上的牛血亦轉瞬間就被凍得硬成一團。不遠處,一名穿着紅色罩袍的白髮女子正領着兩個嬌俏可人的小姑娘,身手敏捷的肢解着巨牛的屍體,還有一個挺着大肚子的年輕婦人在幫忙將切割下來的牛肉收集起來;而另一邊,一個容貌極為昳麗的單薄少年摘下了自己純白色的兜帽,面無表情的將牛頭一腳踢進水裡。

注意到塗綏綏的目光,那少年轉頭望過來,抿唇一笑,稚氣未脫的臉龐沒有一點兒攻擊性,秀美雅緻的令人心裏發軟。只要他一笑,便讓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忍不住隨之溫柔。

若不是剛才親眼見證了他暴躁冷漠的一面,塗睢睢真要當他是個人畜無害的好人。

好在塗睢睢堅決不會被眼前這隻小狐狸的假象所迷惑。

畢竟他也是塗睢睢筆下的人物,論起輩分來,塗睢睢也算是他的親媽。

只是這話現在不能說,說了容易被打。

眼前這隻小狐狸,是塗睢睢新書《我在塗山擔大任》的配角之一。由於這個角色誕生那天恰逢初一,起名廢塗睢睢就用這個日期為他命了名。

在塗睢睢筆下,初一心細如髮又手段殘忍,偏生天然一副親和漂亮的樣貌,是以看起來像個好人。他便藉著這個得天獨厚的條件,在各大仙宗四處卧底兼坑蒙拐騙,替女主角塗山綏綏就任妖皇之路掃清了不少障礙,深得塗山綏綏的歡心。

塗睢睢是寫甜寵文出身,但在人物塑造上比較無腦,寫出來的都是典型的傻白甜,經常被讀者吐槽。再加上她本身沒什麼戀愛經驗,寫起主角們的相處橋段來總不得要領,虛假的像工業糖精兌水,說不甜吧,齁的令讀者下頭;說甜吧,劇情銜接又寡淡得要命。

這也就招來一眾讀者的不滿,每次一打開評論區,塗睢睢眼裡都是清一色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