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 - 第3章 困難開局

塗睢睢立完人設之後,還一邊更文一邊沾沾自喜:我看誰再笑話我沒談過戀愛!

但可惜的是,塗山綏綏在成長為妖皇的漫漫長路上,攏共走了不到十萬字,便隨着塗睢睢的穿書宣告終結。

接下來的路,要靠塗睢睢替她走。

而只會寫小說,別無任何長處的塗睢睢,甫一穿越過來,便是全書中塗山綏綏過得最艱難的一段時期。

她在《我在塗山擔大任》里對這個時期是這樣描述的:

「錐心刺骨的漫漫寒潮過後,氣溫逐漸攀升,眾妖以為天災已過,均滿心歡喜、奔走相慶。卻不想僅一夜過後,陰雲又至,濃黑雲氣密布天空,沉悶雷聲隆隆一響,暴雨驟降。」

暴雨一下就是月余不歇,流歸原洪災四起,再加上肆虐的颶風引發北溟海海嘯,一時間海天難分,不見陸地,妖族們幾乎盡數折損在這裡。

而尚未長大成人的塗山綏綏,年幼孱弱、身無分文、拖家帶口、身陷洪災。

唯剩的五個族人,要麼懷有身孕,要麼年老體弱,要麼少不更事,就連唯一的幫手初一,也還沒走到開始成長的關鍵劇情,且在之前和搶船的妖修的搏鬥中身受重傷。

放眼望去,老、弱、病、殘、孕,堪稱五毒俱全。

簡直好不了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塗睢睢悵然一聲長嘆。

海水已經淹沒矮崖,漫過腳面,原本停放在地面上的烏篷船即將藉著浮力浮起,開始微微晃動。

遠方還有惶惶海水奔騰而來,事不宜遲,遲則生變,塗睢睢一聲令下,眾狐族迅速登船。

作為塗山狐族僅剩的男丁,別看初一年紀尚小卻很有擔當,執意等到最後登船,還咬牙忍着手臂上的傷痛,將比船舷高不了多少的塗山早早和塗山安安抱上去。

塗山綏綏比她倆還矮,但是初一沒敢抱。

滿懷期待剛準備抬手等抱的塗睢睢:「……」

行吧,自食其力。

全員上船後,恰逢一片相對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