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 - 第7章 獲救

婁雲閣也曾好奇燭九焰為何對宋浣羽如此反感,奈何燭九焰自己也說不清楚,好似天生就和青雲觀犯沖,以至於踏進青雲觀山門都胸悶氣短,十分想砸人家祭天台。

別問,問就是看青雲觀那幫道士不順眼。

因此,對燭九焰的粗鄙之言,婁雲閣權當沒聽見。

遠處,崇連山仍舊在逐漸垮塌,萬仞高的崖壁亂石滾滾,塌陷揚起的灰塵和水汽凝成一片濃障,隱約可見巨闕銅門一側有一道巨大的裂隙,渾濁的洪流正從裏面傾瀉而出。

婁雲閣入門已有一段時日,五感增強,能清晰聽見那邊傳來的巨浪咆哮,亦能清楚看見混在洪流中趁機逃出的大批各色妖魔。

婁雲閣望了半晌,突然沒頭沒腦的問了句:「你在這裡待得住么?」

燭九焰一愣:「什麼?」

轉瞬間他就明白過來了:「……哪兒能待得住。這邊又沒什麼要緊事,那邊奮戰在前線的,不乏比咱們年紀還小的師弟師妹。你我躲在這裡像什麼樣子,乾脆也去前線斬妖除魔!」

婁雲閣嗤笑:「我說你平時丟三落四的,怎麼今天把裝備帶這麼齊全,原來早存着這個心思。」

燭九焰斜眼看他身上的軟甲,表情明晃晃寫着:你也好意思說我。

轉念間他又想了自以為圓滿的借口,一巴掌拍在婁雲閣肩上,把人生生拍了個趔趄:「你家老爺子不如我家那個好哄,你要是怕不好交代,就跟他說是我硬把你扛過去的。」

婁雲閣:「……」

燭九焰邊說還邊將他上下打量一番:「反正你長得跟小雞崽兒似的,一下就能拎走,這話也沒毛病。」

婁雲閣已經祭出了本命靈劍,聞言好懸沒一劍劈在燭九焰頭上,忍了又忍,御劍而起後催促道:「費什麼話,還不快隨我御劍!」

燭九焰十分質疑他的能力:「你那麼把小破劍,還沒我這刀把長,能擔的動咱們兩個嗎?你要不試試御我這把刀?」

婁雲閣嚴詞拒絕,甚至聲稱燭九焰再嘴碎就不帶他。燭九焰一想崇連山離這兒不算近,靠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