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 - 第8章 御靈宗

趁着那幾個水手還在喧嚷,塗睢睢攏着幾個小孩的腦袋,壓低聲音警告他們:「還想再見自己族人,就裝出個人樣來,別被人族發現,懂了嗎?」

這幾個小孩都聰穎至極,一點就透,忙硬生生壓抑住自己的本能,乖乖巧巧的擠坐在一起,只是眼神不大像懵懂的孩童,都透露着怯意和警惕。

塗睢睢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品種,看之前的架勢,大概屬於走獸一類,為著讓他們幾個放鬆一點兒,便擼貓似的在他們頭上擼了一把,把幾個孩子都擼愣了。

不是,這小矮子是誰啊,頭是能隨便摸的嗎!

……雖然有一點舒服。

初一也沒躲過被摸頭的命運,即便下意識想躲,卻還是臣服在族長的威嚴之下,認命的閉眼任摸。

也難怪這群小妖族不能理解這種行為,畢竟就連塗睢睢自己也完全意識不到,野生動物和家貓完全不是一種生活環境,本就不能這麼對待。

水手們嗓門粗神經也粗,愣是沒發覺身後這幾個小孩已經醒了半天,還湊在一起大聲嘀咕:「你們說,抱月凌風樓和拜火教的那些神仙,能替咱老百姓除了那條惡龍嗎?」

一聽見有人提龍,塗睢睢瞬間支棱起耳朵。

她寫文時,從來沒寫過惡龍凌空的橋段,是以她穿過來看見雲層之上有條龍穿梭其中,還很是納悶了一番。

另一人搖頭道:「我看難。先前聽茶鋪里的說書先生講,這些仙宗雖說各有各的法門,修習的功法仙術也不一樣,但本質上還是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誰那裡出了點兒什麼問題,互相之間都要想辦法兜着。沒看見抱月凌風樓的少樓主和拜火教少教主倆人好的能同穿一條褲子嗎?」

也就是婁雲閣和燭九焰沒在跟前,沒聽見這句調侃,否則倆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