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穿書後全修真界都盼着我能談戀愛] - 第9章 無人管

塗睢睢邊聽,邊輕輕點了點頭。

她筆下宋浣羽的人設,確實如水手所說,就是個淡泊名利,且再寬和不過的儒雅君子。

宋浣羽生於道觀,長於道觀,平生唯好借撫琴修道煉心,在修行上的天資絕頂聰穎,於俗世交往上卻一竅不通,懵懂的像個孩童。

在他看來,世間種種皆有緣法,而緣由天定,上蒼垂憐萬物生靈,必定會留有一線生機。

所以這次八大仙宗圍剿從流歸原出逃的妖魔,塗睢睢就特意沒讓青雲觀出場,為的就是展現宋浣羽的悲憫。

畢竟當初跟着妖皇打天下的妖修,雖然並非全然無辜,卻也不是都曾作惡,宋浣羽力求眾仙宗用巨闕銅門將妖修們囚困流歸原,亦是在防止仙宗們對其趕盡殺絕。

也正因如此,塗睢睢賦予了宋浣羽極品水靈根,只因「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

按照《我在塗山擔大任》的行文脈絡,宋浣羽最後也確實得道成仙了,是繼上古諸神渡劫飛升後踏破虛空第一人。

但宋浣羽這種性格,實在是過於聖母,因此有人敬他愛他,亦有人厭他憎他。

那邊水手們還在扎堆痛罵御靈宗:「好歹也是青雲觀出來的靈獸,一到他們御靈宗,看給養成了什麼德行,居然還恬不知恥的跟着御靈宗門人向鄉親們索要供奉!如今更是不像話了,一頭畜生還要做壽,御靈宗還非要大操大辦,甚至還要鄉親們集資請戲班子來唱戲!就這那龍還不滿意,還要降暴雨發大水!現在可好,連崇連山都給衝垮了!」

塗睢睢:……倒也不能全怪它。

那船老大大概不是本地人,也有可能惡龍做壽時在外行船,聞言舔了舔嘴唇,不無艷羨的問:「還給唱戲啊?這還有啥不滿意的?」

水手們一愣,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不太自然,含含糊糊的說:「可能……可能戲選的不太好吧。」

船老大十分沒有眼色的追問:「唱的啥戲?」

眾水手面面相覷,半晌,話最多的那位從牙縫裡擠出一個戲名:「《扒龍皮》。」

塗睢睢:……

好好的一個生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