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遇到了重生女主》[穿書後我遇到了重生女主] - 第5章 這是大小姐要求的,坐等自己被打

眾人還沒有走遠,就聽到身後有人喊着: 「別走,還有我呢,謝小姐的病只有我能治好。」
此人正是厲程。
他看着李南的背影,眼縫中一片陰沉。
謝橙眉頭一皺,和白天低聲說了兩句,白天點頭表示明白,便帶着其他高手向門外走了過去。
此時的厲程,臉腫成了豬頭,身上的腳印也是多不勝數。
儘管如此狼狽,厲程仍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樣子,展示身上的穿山羽衣,並且說出自己的身份。
對白天說道: 「謝小姐的病只有我能治好。」
「我可是中藥世家厲家,雖與謝家沒什麼來往,但兩家以前也算是世交。」
這?
穿山羽衣的確是中醫世家才有。
而且中藥世家厲家自己也有耳聞。
看着厲程滿身的傷,尤其他襠部那顯眼的腳印,忍不住對他關心道: 「你傷的太嚴重了,不然去醫院先治療一下。」
厲程直接硬氣的擺手說道: 「不用了,我從小就學醫,這點小傷,用我家傳的金瘡葯,不消一天就能治好。」
見如此,白天也沒有多勸,直接與眾人擺好打架姿勢說道: 「在進去前,需要闖關成功才能進去。」
厲程一臉昂然說道: 「那便開始吧。」
白天張嘴問道: 「你是一個人單挑我們一幫,還是我們一幫單挑你一個人?」
其他高手一臉懵逼。
這還用選?
結果不都一樣嗎?
厲程的面部表情,從昂然到懵逼再到猙獰說道: 「你們在耍我呢?」
「我們厲家就算再差,也輪不到你們如此戲耍。」
白天直接面無表情的宣佈道: 「既然你不選,那就由我們來為你選。」
說罷,眾人齊齊向厲程攻擊。
厲程不斷的邁開腳步躲避。
但是每動一次,就牽動身上的傷口,特別是襠部的傷勢。
眼看眾人的出手速度越來越快,厲程心想,再打下去,自己的小命估計得交代在這裡。
所以他急忙大聲喊道: 「你們一群高手,怎麼可以對我一個傷者下如此重的手,你們的江湖道義呢?」
白天繼續淡定的回道: 「無規矩不成方圓,既然先前訂好規矩,我們就要按規矩辦事。」
「道義在規矩面前不值一提。」
眼看眾人又要開打,厲程再次出聲說道: 「我不相信,就算謝小姐與我沒有交情,還有謝先生,他是不會讓你們如此無禮的。」
白天旁邊的王頓不耐煩的說道: 「你小子怎麼像個娘們似的,直接老老實實的讓我們打一頓就完事了,非得耽誤老子的時間。」
厲程瞥了他一眼,沒有理他。
揍的不是你,你當然站着說話不腰疼。
白天皺眉看着厲程,問道: 「我看這位朋友的身體堅硬似鐵,想必是練過上乘武功吧?」
聽到這話,厲程不由得意說道:「這是自然,我自小練習我們厲家家傳絕學,練就了這渾身的銅筋鐵骨。」
白天繼續問道:「那與真正的鐵棍相比如何呢?」
厲程感覺有些不妙,小聲說道:「自然是比不過的。」
白天微微一笑,沖王頓說道: 「拿些鐵棍再來打。」
厲程見王頓真的抱着好幾根鐵棍,再也不想其他,直接撒丫子跑了。
可能是因為生命受到威脅,他愣是跑出了身體的極限。
滿身帶傷的厲程,居然轉眼之間就跑沒影了。
王頓忍不住問白天道: 「咱們對這小子是不是太狠了?」
「這是大小姐要求的,要打到這小子只剩一口氣。」
嘶!
真狠。
謝橙突然對李南說道: 「李先生可知道,為什麼邀請你來謝家?」
李南裝作面帶一絲疑惑的問道: 「不是要給謝小姐治病嗎?」
謝宛心之所以身體差,是因為從小中毒的緣故。
當年謝家與競爭對手孫家鬥爭激烈 突然不知是誰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