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 - 第1章 夢境

「撲通!」

「救我,救我!」

「有沒有人啊,救救我!」

「啊!」

宋嶼歌猛地坐起,蒼白的臉上全是冷汗,手裡的空調薄被也被攥得皺巴巴的。

「呼~」,宋嶼歌吐出一口氣,是夢,又是這個夢,自從她看了那本小說後,已經連續第三天做這個夢了,和書里女配死的情景一模一樣。

夢裡,她被一個跛腳的流浪漢拖進了苞米地,因為一直掙扎反抗,被流浪漢用石頭把左腿腿打骨折了。

是一條大黃狗跑過來,咬住了流浪漢的腿讓她逃跑,大黃狗的哀叫和流浪漢的咒罵使得她回頭看了一眼,流浪漢正用石頭一下一下的砸大黃狗的頭,血流了一地,然後把大黃狗踹到一邊。

她一條腿被打骨折,跑的很慢,流浪漢很快就追了上來,她前面就是一條河,後面是流浪漢,無路可逃便狠心地跳進河裡,流浪漢見她跳河,往裡看了幾眼沒見到人就恨恨得離開了。

河水灌進耳朵里、鼻腔里,讓她很難受,逃跑花了她太多力氣,現在她沒多少力氣了,求救的聲音也極其微弱,最後被淹死了。

儘管宋嶼歌是一個唯物主義者,也不得不為這三天怪異的夢感到害怕,下床去客廳喝了杯水緩緩神。

隨後發覺身上汗噠噠的,準備去浴室洗完澡看會兒碩博畢業論文。

洗完澡穿着浴袍的宋嶼歌坐在書房看着論文,只是左邊鎖骨處的紅色小痣越來越熱,讓她不得不停下,端起手邊的牛奶喝了一口,伸手去摸了摸痣。

手上的牛奶還沒被放到桌上,出現在宋嶼歌面前的不是她熟悉的書房,變成了一個二十平方米左右的農田,周圍薄霧瀰漫讓她看不清薄霧後面有什麼,但是依稀可以看見遠處有一座山的樣子,在農田旁邊是一個茅草屋和一口井。

看着眼前的景象,宋嶼歌愣住了,她懷疑是不是自己還沒睡醒或者是還沒從夢境中醒過來,抬起手掐了掐自己的臉,疼痛感湧上來,提醒着她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喝一口牛奶壓壓驚,宋嶼歌緩過神來,向茅草屋走去。

茅草屋從外面看着很小,但是進去後發現裏面其實很大,一個卧室,一個書房,再是一個很大的儲藏室。

宋嶼歌隨手把牛奶放到儲藏室的桌上,出了茅草屋,旁邊的井水,很是清澈,井水看起來並不是很多,宋嶼歌用木桶打上來一些,看着桶里清澈透明的水,她捧起一捧水喝了一口,意外的甘甜,周身的疲憊感也散去,人格外的清醒。

趁着這股清醒的勁兒,宋嶼歌也沒管這個奇怪的空間是怎麼出現的了,她只想回去她的書房,繼續看論文。

才想着回去,她眼前的畫面就從茅草屋變成電腦,她在空間差不多呆了半個小時,可電腦上的時間顯示沒有改變,訝異了一下,應該是她進了空間,現實世界的時間就是靜止的,宋嶼歌揉了揉眉心,不想繼續深想,又投入進論文當中。

因為她的父母是著名教育家的關係,生下她後又投身教育事業,她被丟給了鄉下的奶奶,等到她六歲被接回家後,家裡已經又有了一個小她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