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 - 第5章 落水的原因

把宋嶼詞「趕」出去後,她就坐在桌子前沉思。

她穿書過來後,她就繼承了原主的全部記憶。

書中沒有過多的筆墨描寫原主這個人,她之前作為一個讀者只能看到作者想表達出來的原主的作,但是繼承記憶後,她對原主又有了新的了解,原主的形象更加飽滿。

原主作是有作的資本,全家人的疼愛,把她捧着含着,是一個嬌嬌氣氣的小姑娘,在村裡其他家庭里,丫頭就是賠錢貨,要去掙工分,幹活,在這樣差別化的對比下,怎麼可能不作,不嬌縱。

原主卻沒做過什麼壞事,不過對讀者來講,纏着男主,就是她的惡。

這次原主落水後發燒,因為就醫不及時,就已經死亡了,所以她才會來到這裡。

說起這次落水的原因,宋嶼歌回想了一下。

是因為前兩天,她去村裡找男主,然後被那個愛慕男主的女配看到了,她回家的時候路過河邊,就把她推了下去。

所幸那一段河流不深,沒有淹過她的頭,只是被推下去之後,害怕從心底湧上來,她太慌亂了,一直在撲騰,小腿在掙紮下抽筋了。

是被來找她的二哥宋嶼賦看到,救起來的。

原主害怕,受到驚嚇,從下午開始一直高燒不退,宋父宋母去請了醫生過來已經晚了一步,她就已經穿過來了。

想到李雪梅,宋嶼歌拈了拈指尖,李雪梅對穆志青的佔有慾太瘋狂了。

在書里,原主之前還沒有對男主產生愛慕之情,這次去找男主只是去他家買菜,男主家的菜比村裡人大多種的好,這是原主不久前發現的。

然後這次落水後,原主以為是穆志青把她救起來的,能幹,長的也很正氣陽剛,再加上救命恩人的加持,這才是原主纏着他的原因。

現在她都還沒對穆志青表現出愛意,李雪梅就推她進河裡,嫉妒心和佔有慾太偏執了,她不是什麼大氣的人,她向來恩怨分明,記仇得很。

只不過她現在沒什麼證據指證是她推的自己,等找着機會了,她會幫原主討回來的。

作為一個現代人,突然到七十年代生活,是極其不習慣的,不像現代,這裡是基本沒有娛樂活動,白天人們上大隊掙工分,晚上吃完飯後,就坐在一起嘮嗑,納鞋底,做衣服。

宋嶼歌實在是無事可做,作業她都寫的差不多了,家裡也很久沒有沾過油水了,她這個身體饞肉饞的慌。

這年代什麼的都要票,肉票糧票工業票副食品票等。

除了過年村裡殺豬,隊里糧食豐收,可以用錢買,其他時間要想吃肉吃米**細的白麵粉,都要用票買。

這個票是國家按每家每戶的人口發的,家裡都把票攢起來,等家裡有客人來的時候才會去買一點肉和白麵粉回來招待客人。

宋嶼歌想到她落水的那條河,河水沒被污染,魚蝦蟹什麼的多的很,拉上二哥一起去抓魚,也算打發時間了。

宋嶼歌興沖沖的跑去找宋嶼賦,看到他在院子里掃地,蹭的竄到他身邊,一臉期待的說:「二哥二哥,咱去河裡抓魚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