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 - 第7章 宋·忽悠·嶼歌上線

把鍋里的酸菜魚撈起來裝到盆里,放到一邊。

菜板上還有一條鯽魚,鯽魚還是熬湯最有營養了。

把鯽魚打上人字花刀,然後加鹽蔥姜腌制,再洗凈,鍋里加少許豬油,把鯽魚下鍋煎到兩面金黃,加入開水,大火煮十分鐘,湯見白後,再把灶火裏面的材退一些出來懟到木灰壇里,轉成中火繼續燉煮,撇去浮沫,煮到湯底濃白後,加鹽調味就行。

早在宋嶼歌煮好酸菜魚後,香味飄到堂屋,宋嶼詞和宋嶼賦聞到味兒後,就在灶屋外邊看。

看到妹妹把兩條魚都做好了,兩大盆魚湯擺在案台上,一盆濃白,一盆金黃,誘人的緊。

宋嶼歌一抬眼就看到了她的兩個哥哥站在灶屋門口,喉結還時不時的動一下,就忍不住樂出聲,「大哥二哥,你們要不要來嘗嘗我做的魚湯好不好喝啊?」

雖然兄弟兩個很想喝,但是宋父宋母還沒回來,他們在大隊辛苦一天,他們都還沒吃,哪有晚輩在家輕鬆度過一天還偷嘴的道理。

於是兩人都擺擺手,「等爸媽回來,再喝。」

說完就走了,怕呆在這裡,越聞越饞。

宋嶼歌想到宋父宋母累了一天,光喝湯肯定是不行的,還要吃點主食才行。

碗櫃里是中午大哥揉好的玉米面,她拿出來三分之一,分成了八個小麵糰,壓成餅子狀,在鍋的內壁抹上一層薄薄的油,燒熱後,把玉米麵餅子攤在鍋壁上圍成了一圈,然後在中間加水,蓋上蓋子,十來分鐘就烙好了,金黃焦香,全部撿出來放碗里。

「大哥二哥,快來幫忙把魚湯端到堂屋桌上。」宋嶼歌扯着嗓子喊,然後,端着碗里的玉米麵餅子出去。

把晚飯端到桌子上後,三兄妹就坐在大門口的石墩上,眼巴巴的等宋父宋母回來。

宋嶼歌這個眼尖的,一下子就看到了朝着家裡走回來的夫妻倆,宋母戴着草帽,宋父把草帽取下來,給宋母扇風。

「爸媽回來了!我去接他們!」宋嶼歌率先跑過去,「媽,累不累,我給你扇風。」然後舉起手給宋母扇風。

宋母笑得開心,「你這個鬼丫頭,媽不累,快別扇了,別把你手扇酸了。」

宋父在一旁默默吃醋,「哼,都不知道心疼心疼爸爸,就只會心疼你媽媽,我媳婦兒有我疼,我給她扇風呢。」

「嘁。」宋嶼歌收回手,「那你疼你媳婦兒吧。」

宋母賞了宋父一個白眼,伸手就在宋父的手臂上擰了一下,「多大的人了,在孩子面前也不害臊,歌兒給我扇扇風怎麼了,就你話多。」

宋嶼歌看着爸媽鬥嘴,在一旁笑嘻嘻的。

還沒回到家,宋父宋母就聞到了一股香味,勾的他們心痒痒。

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家門口,就看到他們的倆兒子坐在門口的石墩上,眼巴巴的望向屋裡。

「詞兒,賦兒,我們回來了。」

宋嶼賦激動地轉過頭,「太好了,爸媽回來了,那咱們就吃飯吧,餓死我了!」

宋母奇怪,這孩子平時吃飯也沒表現的這麼激動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