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 - 第8章 忽悠失敗

宋母默默在那兒抹眼淚,家裡其他三個男人也沉默不語。

宋嶼賦突然就明白了,為什麼妹妹和之前不一樣了。

他們都明白了,可能歌兒(妹妹)或許已經死了,現在在他們面前的這個人,不是他們的歌兒(妹妹),大概是被一個靈魂佔據了身體。

人不可能變化這麼大,之前的妹妹,連一首《靜夜思》都背不下來,怎麼可能作業全對。

之前的歌兒,是十指不沾陽春水,連進灶屋都嫌棄的很,怎麼會做出這麼好吃的菜。

他們的女兒,他們的妹妹,他們了解,都沒追求這麼多年了,落個水,思想覺悟就這麼高了?

宋母哭的是她養大的女兒,前兩天還在和她撒嬌,現在卻已經不在了。

不過女兒的身體還在,那就是好的,儘管「她」和女兒不一樣,但是,應該是個根正苗紅優秀的好孩子。

這件事還是別告訴「她」,別把這個孩子嚇到了,「那我們的歌兒真是聰明呀,爺爺奶奶們只教了歌兒一年多,歌兒就會了。」

其他三個男人聽到宋母的話,也明白了宋母的意思,儘管歌兒(妹妹)的靈魂不在了,但是不論歌兒(妹妹)變成什麼樣,都還是他們的歌兒(妹妹),以後他們還是會護着她。

宋嶼歌以為她忽悠成功,其實一大家子人都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宋嶼歌了。

「那當然,我聰明着呢,這是繼承了爸媽的聰明才智!」宋嶼歌昂起小腦袋,驕傲的說。

宋母把淚擦乾,摸了摸女兒的頭,「好,吃飯吧,媽媽餓了。」

大家現在需要時間慢慢來緩一下這件事,都默默的吃着餅子,喝着鯽魚湯。

宋嶼歌把魚湯喝完後,把筷子伸向酸菜魚,先是給宋母夾了一塊魚,「媽,別光喝湯,吃魚。」

「誒,好。」宋母喝了魚湯了,相信現在的宋嶼歌的廚藝,吃了一口魚,驚訝道:「歌兒這魚是怎麼煮的啊,這麼好吃,好鮮**啊。」

「嘿嘿,這是我做的酸菜魚,和泡菜壇里的酸菜一起煮的。」

「唉,是我這個爸爸不重要了,歌兒都不給爸爸夾魚,唉~」宋父裝模作樣的嘆口氣。

「爸也吃,大哥、二哥也吃。」都往他們的碗里夾了一塊魚。

吃了一塊魚後,大家都發現,現在的宋嶼歌做飯都超級好吃,都爭着搶着盆里的酸菜魚。

很快,一盆酸菜魚見底,連湯都剩的不多。

「嗝~」宋嶼賦打出一個飽嗝,「妹妹做的飯真好吃啊。」

「那是!」

「妹妹教教大哥做吧,以後的飯還是大哥做,女孩子還是不要經常進灶屋,做飯什麼的,傷手,女孩子還是要保養好的。」

宋嶼歌擺擺手,「不用,我喜歡做飯,做這點飯不算什麼的,大哥你就安心看你的書吧!」

「對了,媽,」宋嶼歌挪到宋母旁邊,「媽,我明天想去一趟城裡。」

「嗯?歌兒去城裡幹什麼?」

宋嶼歌抱住宋母的手臂撒嬌,「哎呀,媽,我想去城裡轉轉,媽~,我散散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