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穿書七零,作精女配開始學習了] - 第9章 懟極品,進城

第二天六點半,宋嶼歌就被宋母叫起來。

宋嶼歌去洗了把臉才清醒過來,再去書桌的抽屜里再拿了兩塊錢揣兜里。

和大哥二哥坐上牛車後,趕牛車的劉大爺和宋嶼詞嘮嗑,「嶼詞帶着弟弟妹妹去城裡啊?」

「是妹妹要去城裡轉轉,我和嶼賦跟着去,怕出事兒。」

劉大爺聽這話,覺得宋家也太寵一個丫頭片子了,這麼大了不幫着家裡做事兒,還送去上學,最終還是要嫁出去的,在丫頭身上花費這麼多錢,不值當。

不過這話他還是沒說,人家坐他牛車還給錢,說出來不是惹人嫌嘛。

宋嶼歌旁邊坐的是村裡的李嬸子,是李雪梅她媽,看不得宋家出了一個厲害的大學生,但是宋嶼歌之前一直都是廢物樣,她也最喜歡挑她的刺了,

「喲,嶼歌又去城裡啊,作業做完了沒呀?不要一天天往城裡跑,學生就應該有個學生樣嘛!」

「不是嬸子說你,你應該學着你雪峰哥,這麼早就起床在學習了,考個好大學不成問題。」

「誒,要我說,丫頭片子讀什麼書啊,就應該把錢存下來給你大哥二哥建新房子,這不是浪費嗎?再不濟,供我家雪峰讀書啊,之後雪峰有出息了,也會記得你們的。」

宋嶼歌:「?」她是不是有毛病。

宋嶼詞聲音帶着慍怒,「李嬸子,說話請自重。」

李嬸子一個白眼翻過去,「好歹叫我一聲嬸子,這就是你對嬸子的態度嗎?」

宋嶼賦是個性子急的,剛要說話,就被妹妹一個眼神止住。

宋嶼歌帶着疑問開口,「怎麼這麼臭啊?你們聞到了沒?」

宋嶼詞和宋嶼賦不明所以,但還是配合妹妹點頭。

宋嶼歌抽動着鼻子,在李嬸子旁嗅了嗅,突然,捂住鼻子身子往裏面挪,「哇,原來是李嬸子你身上發出來的,李嬸子是不是早上沒刷牙,嘴這麼臭。」

「還是李嬸子早上吃了屎,在這裡滿嘴噴糞啊。」

「我作業寫沒寫完,就不勞嬸子操心了,倒是雪峰哥的作業寫完了沒呀?我前兒還看見雪峰哥和一個姐姐在一起說笑呢,是不是嬸子家裡要辦喜事了啊,那我現在這裡恭喜嬸子了。」

「雪峰哥算是非常努力的,但是怎麼去年和今年都沒考上大學呀?啊,這是可以說的嗎?」宋嶼歌捂住嘴輕輕笑起來。

宋嶼賦懟道:「我們把錢拿出來供雪峰哥上學,他考上了大學後,會對我們感恩嗎?畢竟我們算是他的恩人吧?」

「嗯……怎麼不算呢?」宋嶼歌歪頭,然後輕笑起來。

「而且我們建房子,我和嶼賦可以自己掙錢,不用拿妹妹的讀書錢來建。」

李嬸子被這三兄妹一唱一和氣的臉紅。

「你……」李嬸子伸出手指着宋嶼歌。

「我,我怎麼了?我知道我好看,李嬸子不必誇我,還有別伸手指,要是把我的臉劃傷了,我可以報警抓你的,告你故意傷害罪,讓你坐牢的哦。」

坐牢純粹是宋嶼歌瞎編的,劃破臉最多只是要求賠償醫藥費,鬧不到警局去。

李嬸子一聽坐牢,就不敢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