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之每天歪劇情來拯救世界》[穿書之每天歪劇情來拯救世界] - 第5章 初見

「宿主!風流鬼朝花街去了!」七七驚呼。

給還在擺弄驅蚊香囊的錆黛嚇了一跳,趕緊熄滅了屋內的燭光。

換下丫鬟的衣服,套上一件淺灰的布裙,摸着黑從繞過侍衛,輕車熟路地來到王府的牆角。這幾天鋤地還是有效果的,錆黛找准角度,接着拋出鉤索,輕巧地躍出了牆去,不假思索地跑向西街。

「宿主,目標丟失了!」七七急道,「風流鬼不會出事兒了吧?!」

「今天的視頻監控時長用了嗎?」

「還沒用完,但是現在無法定位!目前在空間中搜索不到匹配的活體面貌!」

「?!別急,我們先去丟失的地點看看!」錆黛緊皺眉頭,加快了腳步。

桑末腳尖一落,停在了稹叢湖的紫薇樹旁。身形落穩,才悠悠地從樹影中顯出了身子。

看着湖對面亮如白晝的花街,岸邊你儂我儂的一對對小情侶,他掏出袖口的一顆糖往嘴裏一拋,雙手交叉着往袖兜里一插,晃晃悠悠地跟着湖中遊船的方向漫無目的地走起來。

真甜啊…不知道是為了這甜到膩牙的糖,還是為這世間情愛。

「汪!汪汪!…汪!」一陣虛弱的狗叫聲傳來,桑末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剛要繼續邁出的腳硬生生地僵住了。

他強迫自己不要回頭繼續向前走,但那頭卻不受控地轉向了聲音的方向。他渾身顫抖,在看到湖**泡着的半隻幼狗的身體的時候,更是從心底湧上一股惡寒。腦海中的記憶瘋狂閃現,記憶中狂亂凄慘的狗叫,與此刻斷斷續續虛弱的狗叫在他耳邊糾纏。

他身體僵直,太過複雜的情緒讓他愣在了原地,呼吸越來越急促…救命…「救,」救…我。

「噗通!」

「嚇!」桑末抬頭,艱難地將眼睛轉向聲音的方向。夜光下,一個深灰色身影奮力地游向了幼狗,她抓到了!桑末眼角微微泛紅,身子微動,腳尖努力地挪向湖邊。

「嘩啦!」

錆黛輕柔地將幼狗抱在懷中,撿起岸上的淺灰色外衫給它包裹擦拭。…不行,傷勢太重了,她心頭一酸。

幼狗身上的皮毛幾乎無一處完好,燙傷,割傷,甚至是後邊兩條腿都被齊齊的打斷。它已經很努力了,錆黛心裏難過,將它更往懷裡抱了抱,血色暈出了她的外衣,爬上了她的整了裙子。

她愣了愣發覺身旁有人在看着她,她側頭,只需一眼,她就知道這人的癥狀。她低頭看了看幼狗,抱着它走近男子,說道,「現在是蓮啟二十七年,西街稹叢湖,跟你記憶中的那件事不一樣」

看着男子微紅的眼角和顫抖的身子,她心中一酸,眉間放柔和了一些,走近他輕聲說道,「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來抱抱它吧」錆黛輕輕打開包裹的外衫,露出了幼狗的腦袋,它已經不行了。

「蓮啟,西街…」桑末緊盯着幼狗的雙眼微微回神,想要移向它的方向,身子卻還是無法動彈,他有些焦急,眼淚更是忍不住爬了上來。

「嗚…」懷裡的幼狗嗚咽了一聲,

錆黛微微低頭又抬起,將幼狗向桑末輕輕地招了招,輕輕地說,「它在喚你哦~」

聽着聲音,桑末莫名地恢復了一些力氣,當摸到幼狗腦袋的那一刻,他感覺胸中血氣上涌,啞了聲。

他從錆黛懷裡接過幼狗,卻再也沒聽見它的聲音。將幼狗往懷中緊了緊,心中一片蒼涼。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那是一具溫暖的身體。隔着幼狗的屍體輕輕地抱着他,此時他再也忍不住,將額頭抵在錆黛的肩上悄悄地嗚咽。

錆黛輕輕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