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之每天歪劇情來拯救世界》[穿書之每天歪劇情來拯救世界] - 第9章 羅湖篇(一)出發

「七七,你看這些資料。」

錆黛將資料中包含的地點時間,在地圖上圈出了位置,並做上標記。

「蓮啟十七年,十六年,二十三年…最早的話,那時風流鬼也才九歲吧,九歲的話那麼小,怎麼會將「侵蝕」帶到天西的雪山裡邊呢?」

錆黛撐着腦袋盯着地圖發獃,

「老夫人是天西的長公主,更是難得的女將,殿下會在這種地方其實也說不上奇怪。」

她思索了片刻,

「過去的記錄不算詳細,但近幾年的事件基本連起因和時間線都記錄得一清二楚,殿下到過的地方都可以綁回一些被侵蝕的人」,

「按理說,確實是像你說的一樣,殿下到了某個地方,才會出現異動。」

「但是,」她摩挲了一下地圖的一角,

「近幾年這幾個案件,時間上更像是,「侵蝕」先出現,殿下才過去的。你看這個」,

「賑災,有人目擊「侵蝕」,殿下抵達賑災地…」

「這怎麼可能呢?!小說意識對於主線人物以外的影響是很小的!如果它那麼厲害,滿世界殺人,我們的積分早就都掉光了。」七七呼聲辯駁。

好一會兒沒聽到回話,就見錆黛突然撐起身來,

「既然是能從資料里發現的事,我們能發現的,殿下他們自然也能發現。」

還沒等七七反應過來,錆黛就已經來到連接主卧的小門上敲了起來。

「直接問?!」七七驚呼。

「嗯,直接問。」

「殿下。」

房間里未有人回應,錆黛仔細聽了聽,小心推開房門。

房內亮着燭光,桌前卻未見身影。

難道是睡著了?

錆黛拿上燈盞,放輕腳步,朝卧室走,

還沒來得及看清,一道人影從屋頂向下一落,輕巧地停在錆黛面前。

「殿下?」錆黛低頭提着燈,上前想去攙扶,

男人並沒有回答,緩緩地站起身,搖搖晃晃地走向大床,

還未等錆黛回過神,

「噗」地一聲,一頭栽進柔軟的被褥里。

「未成年強制九九六,太罪惡了」七七晃了晃腦袋,老氣橫秋地說道。

錆黛瞄了眼被中迷迷糊糊,眼睛半閉半睜,睡眼惺忪可愛的胥千空,輕手輕腳地放下手中的燈盞,麻利地端來了水盆。

伸手幫男人把鞋襪脫下,用熱水給他輕輕擦拭。

許是感覺到了舒適,男人緩緩挪動身體,還發出舒服的「哼哼」聲。

「殿下,往被子里鑽一下」

輕柔地說著,示意性地扯了扯他身下的被子。

過了好一會兒,那身子才緩緩地,似是十分努力地將身體往旁邊一側,好讓錆黛將被子抽了出來。

將男人擺正,小心翼翼地拆下他的發冠,蓋好被子,這才躡手躡腳地退出了房間。

不一會兒,屋內陷入黑暗,

床上的身影動了動自己的腳,展了展緊繃的身體,又淺淺睡去。

「宿主,我們直接問他真的好嗎?」七七又飄了出來。

「怎麼了?」

「會不會讓人覺得我們很不專業啊?」

「不恥下問~」

錆黛將小光球捧到面前,看着它圓滾滾的眼睛,輕輕地將臉貼上去,

「專業的人啊,」她輕輕嘆出一口氣,

「只要有成功的案例,都是專業的人~」

無論是什麼,甚至是風水,每個人都會為了那微小的成功概率付出很多,無論是金錢,還是情報。

人,可不是那麼簡簡單單就會放棄希望的。

所以,對專業人士的依賴,也是一樣。

「咕咕咕」

清晨的日光落在男人的臉上,肌膚在日光下更加白皙透亮,瑩潤如玉。

看着男人清亮澄澈的雙眸,錆黛柔柔地傾身問道,

「奴婢替殿下更衣?」

「嗯」仍是那副平靜無波的神情,

發頂些許凌亂的頭髮,卻襯得男人有些呆萌可愛。

小姑娘笑了笑,柔軟的手指為他輕輕地穿上淺色的內袍,藏青色的外袍以及玉扣,而後又靈活地在他手上套上了掛珠。

她站得離他很近,恭敬又認真,卻讓他忍不住想去看她的臉。

他的眼睛眯了眯,夜裡她也是這麼笑眯眯的…

胥千空沒由來地緊張,俊挺的鼻樑下雙唇微抿,雙臂更加伸展開來,方便小姑娘的動作。

見男人突然有些緊繃,錆黛疑惑地抬頭,

「殿下可是有哪裡不舒服?」

他倏地一下收回了手,臉色微沉,遠離她大步就要往屋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