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 - 第1章 出師未捷

武國15年春,乍暖還寒,太興山綠得深深淺淺,黃白小花斑斑點點在其中若隱若現,密集的林木中隱匿着幾輛奢華的馬車。

高振皇帝帶着子女攜貴妃祭祀先後。

武國的皇陵背靠京城後的太興山雲嶺,正臨源江,依山傍水。

身處皇室陵墓的冷清,讓素色人群中唯一着色的貴妃蘇離面露慍色,如果是祭祖她倒是無話可說。只是年年先後、先太子的忌日就趕着來讓人不悅。

這倆都死了多少年了,還年年不落地來祭拜,又不是沒其他老婆孩子。看着前面祭拜的一襲明黃想着,連表情也有些發恨起來。

感受到一股視線,貴妃側頭,輪椅上白衣少年面無表情地盯着她。漆黑幽深的眼眸里,像是什麼都沒有,又像是夾在太多,渾然一體無法看清。她白了一眼,想着一介殘廢何足畏懼,回過頭瞟到一眼他身後清麗的女子,突然輕扯了下嘴角意味不明。

皇帝摩挲着陵墓石棺,微不可見的嘆息聲在空間里擴散蕩開。許久,他才緩緩轉身,看見貴妃蹙眉心疼的模樣,拉起她的手輕拍,安慰道:「朕沒事,走吧。」輪椅上的人,手在衣袖中輕敲。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出發,在兩邊山林的夾道中緩緩前進。

皇陵說遠倒也沒出京城,說不遠,馬車也得走上兩個時辰。

申時出發,酉時進入太興山。此時已是夕陽,太興山密道山林茂密,遮擋下更是昏暗。

昏暗中,有人折了手中的密條,有人拔了腰間的小刀。

風起,空氣變得潮濕,隱隱有下雨的跡象。進入太興山道後,風迎着車隊吹着門帘微微掀起,落下的須臾間,無人注意有道黑影從側邊鑽了進去。

「雨林雲舒,殺我一介廢人未免出手太闊綽了些。」白衣男子端着茶水輕抿一口,看向持刀抵着他脖頸的蒙面人。全身包裹,只露被眼皮壓得平直的眼睛,堅決又透亮。來人速度輕快,縱然他提前知曉也沒有如預期直接將他擒獲,看着地上不省人事的秋雨,不知道俊朗又跑去了哪裡。

「我聽聞有人說賢王識得此物。」哦?是個女人。

他停下喝茶的手,挑眉看向雲舒手心的東西,漆黑的木雕半圓形側面有鏤空,應是還有另一半的。

「識得如何,不識又如何?」既然有求而來,那倒看看有沒有值得交易的東西。

「王爺若是能給到此物的有效信息,那我也可以機密,或者王爺的性命為交換。」雲舒威脅着,手上用了點力,刀刃深入,印出紅痕。

「本王想要的信息,拿到不過費些時日,何須與你交易。再說,聽聞任務失敗的雨林殺手,都人間蒸發,一塊木闕能讓你放我一條生路?」賢王冷哼一聲:「你是當本王愚鈍還是自己太過自信。」

「王爺要找的毒藥,名為『落雪』。」聽她說出安排如風查探的事情,不免想雨林是否安插眼線如此之深,眼神瞬間凌厲了起來。

「王爺莫惱,不過是雲舒打探的一些消息罷了。有些信息,不是『些許時日』便能打探到的,不然幕後之人十幾年的心血,豈不是白做。」許是知道賢王的心思,雲舒主動解釋,今天,殺不殺他也要看他配不配合的。

賢王不再說話,只是伸手將木闕拿了過來。正要細看,突然一股熟悉的血腥味,雲舒手上的力道突然加大,賢王下意識後仰,一掌擊中她的手腕,匕首應聲掉落。刀刃遠離脖頸的瞬間,反手欲擒拿住雲舒。只見她順勢別住他的手臂,一個翻身跳到身後將他禁錮下壓,賢王踉蹌着倒地跪着眼神露出一絲殺意。

落地時,雲舒摸起懷中另一把武器,手起刀落間,男子側身欲躲只感覺原本死死抵住脊背的腿突然沒了力,後背被壓就見雲舒倒下從身後滑了下來,一聲悶哼也無。

「王爺!」

勁裝男子破窗而入,邊說邊扶起他:「屬下罪該萬死!」

「給你的任務太難了是嗎?」

「是公主那邊……」

「那你是分不清誰才是主子?」

「看看。」

不等他回話,眤了眼車上倒地不起的雲舒。

「爺,她中毒了。」來人掀開雲舒的面罩,探了探鼻息。

「死了?」

「尚有餘息。不過,這個中毒的樣子,」他看了眼主子:「跟當年太子很像。」一股血腥夾着死魚的味道,面色發白,渾身紫色血點。雲舒露出的雙手已是布滿。

「加快回府。」

「皇上那邊?」

「無需多言 馬車從隊伍側面疾馳而過驚得前馬慌亂車身顛簸。

「李公公,外頭怎麼回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