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穿越成失敗刺客求轉職] - 第4章 交易

原本陰霾的天,在下半夜散了烏雲,露出下弦月灑下的點點月光照亮了房裡一閃而過的人影。

「姑娘~姑娘醒醒~」司琴輕拍趴着熟睡的鯨落,她還感覺頭沉沉的,身體被輕輕搖晃。心中不耐起床氣大發,皺着眉睜眼,發現個漂亮的小姑娘,端正地在床邊,等着服侍她起床梳洗,一下子就不好發作,畢竟不比家裡。

這麼體貼的服侍,就算是第二天也感覺相當的不習慣,微微欠頜致謝。

兩個丫鬟對於如此愛說謝謝的主子也是第一次見,心裏終歸是對她心軟一些的。在自己的強烈要求下,臉是自己洗的,坐下穿靴子的時候只感覺腳心硌得慌,脫下敲敲鞋跟,只見有一張摺疊好的紙條。

她抬頭對丫鬟笑了笑:「剛剛墨畫說要吃早飯是吧,你們先去吧,我馬上出來。」等她們繞過屏風才拿出來查看。

「刺殺?」看着紙上「儘快」二字,她心想是否指刺殺。聽見腳步聲趕緊塞入袖口,是墨畫叫她吃飯。

「王爺今天可在府上?」按理說王爺也應該上朝吧,不知道這邊的皇帝是天天早朝,還是有的休息。

「在的。」「可以幫我通傳一下我要見他嗎?」

「好的,雲姑娘。」

賢王一身絳紫雲袍,在書房半倚着看摺子,一旁的俊朗正彙報宮裡的情況:「……齊王進宮頗為頻繁,嫻妃那邊暫時沒有動靜;皇上……」話說一半,聽得秋雨在外敲門:「王爺,雲舒求見。」

他抬了抬下巴,俊朗走過去推他出門,除了守衛就剩秋雨一人。俊朗無語,重重拍了下他的頭:「人呢?」

秋雨撓頭:「人還在梨園。」「那你說求見?」「傳話的侍衛這麼說的,我只是轉述。」

「你什麼時候才能跟你姐一樣讓人省心?」賢王開口說得秋雨臉色一變,乖乖站一旁沉默不語:「那就去梨園吧。」俊朗恨鐵不成鋼地看了他一眼,老老實實推王爺出去。

賢王府圍牆設兩層,中有通道,外看與尋常王府無異;兩牆之間寬約兩尺,上設機關,侍衛由暗門進出值守;大堂為正安殿,東二府僕人居住,西二府侍衛居住;再進路過大銀杏進入主子的居所,賢王居中紫音殿,側為書房;第五夢空置郡主府長居賢王依蘭殿,西邊正對着如風常住的長廊居所無緣閣—南為葯庫,北為書庫,如風居其中正殿;賢王府背靠曲水,曲水與王府中間種有大片梨樹,中設湖心亭與鯨落所住的破舊梨園與麗苑。

賢王到梨園的時候,鯨落正跟兩個丫鬟聊武國的民生,順便了解一下王府周圍是哪些民居。

看見賢王人時,兩個丫鬟直接嚇得跳了起來,司琴起身帶倒了凳子;鯨落見她們還在行禮,順手扶了起來。見賢王抬手彈了彈指,兩人識趣地退了出去合上房門。

鯨落見賢王心裏還是有些緊張,這人就算在輪椅上也能看出身形修長,坐得直挺俊眉朗目見神情冷漠,此刻的自己像極了上班時獨自去見大領導。她從袖中拿出紙條遞了過去:「今早在卧室發現的,雨林已經知道我在王府了,催促儘快行事。」

纖長的手指骨節分明,打開看了一眼又折起來夾在手指間把玩:「就這?」

好吧,如果這個不算,那就再提供另一個信息好歹保住今天的小命:「雨林有個女人負責制毒製藥的,有過幾面之緣年紀與我相仿。」

「畫出來。」

「我不會畫畫。」

「那你語述可否?」賢王無語,雲舒面相看着也有18、9了,往前推應該生在戰前,能識字可見家境殷實;說自己不會畫,多半有撒謊的成分。想着看她的眼神也冷了幾分。

「你是說語言描述?」那不就是跟模擬畫像師一樣的存在?

賢王不吭聲,只見俊朗已經從門外拿到紙幣鋪在桌面。夢裡的女人還不知道關係如何,不好直接暴露,說現實,啊不對現代生活的人又太假了。想了想,鯨落輕扯了下嘴角,殊不知被對面的王爺悉數收入眼底。

「鵝蛋臉,柳葉眉,大雙眼皮,左眼眉下有個祛痣留的淺疤,」為了顯得真實還頓着想了一會兒:「鼻子不塌也不挺,鼻頭比較圓潤小巧。有點高,從前見的時候大概十四五歲,也有一米六了。」

「一米六?」啊!這裡的一尺是多少啊!

「當時就跟我現在差不多了。」說著又定定地看着賢王,只要自己夠堅定說的就是真的。鯨落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希望不要露出馬腳。

「姓名可有?」「只記得姓白,全名不知,接觸的少。」不等她說完就示意俊朗推他回去。

「去查白姓善葯毒的人,」賢王對着俊朗吩咐道,聽他稱是又補充說:「畫像不作參考,多半是假的。另外查看昨晚巡邏的人,這信條可能是府里不幹凈,派人盯緊點。」

「是。」

「去無緣閣。」無緣閣房呈長廊,夾在藥房和書房間的幾間都是空的,為方便如風煉藥全部打通相連。

當年元武之亂,三大將軍三分天下,第五高振仗着自己先祖曾是皇族佔據元京及中部一帶;凌將軍原本也是鎮守東海,加上其髮妻為東部商業大家蘇家之女,便佔東為王稱之東凌;鎮南將軍羅緯,家族龐大雄踞南方,內憂外患中為一致對外,很快三方達成協議各自為王。

武國兵權大地也

猜你喜歡